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RHG】旅途的尽头

好久不见啊,大家!

因为申请消失了整整一个月……我真是个最大最大的混蛋!真的!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在截止前一刻把申请提交上去了……

所以这个,算是复建练习吧。

完全意识流系列,不看结尾的解释根本不可能看懂(捂脸)

事实上,你们看到一半能弄清楚我说的是谁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即便是这样也要继续看下去的话……










来吧,孩子。

你一定是疲累了。

你可以在这里休息,想多久就多久。

来吧,孩子。

你的时间还很长。

 

橘黄色的小灯在头顶摇摇晃晃,木地板踩上去吱嘎作响。

壁炉里温暖的火燃烧得正旺,我躺在松软的深绿色地毯上。空气中飘来咖啡和牛奶的香味,我不禁沉入了梦乡。

 

徘徊着,徘徊着的孤独的旅人啊。

愿你冰冷的心得到慰藉。

 

冥冥之中,仿佛有人在我的梦里歌唱。

我睁开眼,炉子上的水壶发出低哑的咕哝。

我坐起来,走到壁炉前,火星从壁炉里跳了出来,灼伤了我的脚。

没去理会这点小伤,我撕开水壶旁摆放的一只茶包。

楼梯前头的桌子上,放着几块饼干状的小点心。

轻轻拿起一块放进嘴里,入口竟然是咸的。

仔细品味的话,似乎还带着丝丝姜的辣味。

不过这对于大梦初醒的我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踏着旋转而上的楼梯上楼,昏暗的灯光应声而亮。

原本我以为是阁楼的房间,看上去竟有些熟悉。

究竟是哪里与过去的记忆重合了呢,我说不出来。

右手边那扇巨大的半圆形窗外,一轮苍白的月亮投下清冷的光。

 

随手将胡乱摆放在窗前的一大堆靠枕挥开,我在窗台边坐了下来。

大片大片的湖水环绕着这只孤独的木屋,远处森林和山峰的轮廓依稀可见。

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湖面环绕嬉戏着,一如湖水倒映出的漫天星光。

我对着天际那颗最亮的星星眨了眨眼,困倦便如同潮水般向我袭来。

我的身体不可抑制地向后倒去,落入无穷无尽的刺绣和丝绸中央。

 

不要哭泣!

你是坚强的,亦是明亮的。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将破晓。

我的嘴唇干裂,如同被火灼烧。

似乎忘记了很多东西,但是也许我可以在这里寻找到答案。

墙边的旧木箱子,上面的锁已经生锈损坏。

我像个孩童一般,对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着了迷。

 

几块红色的小布片、一只永远停止在零点的怀表、还有一个中间被剪断了的密码锁……

真奇怪啊,虽然不记得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我却坚定地认为,那只怀表不该在这里。

或者说,我一看到它,就打心底升起一股厌恶。

是因为这块怀表和我的过去有关吗?

还是说,我厌恶的,根本就是“时间”这个概念本身?

 

再往下翻,一根黝黑短粗的金属棒落进了我的手心。

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它,与之接触的皮肤传来一阵阵的刺痛。

我将它翻转过来,看到棒身刻着一行小字:“Ura…238”。

中间的字符,可能是因为年代过于久远,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

 

躺在箱子最底部的,是一块细长的银色铁片,边缘被切削成了锐利的三角形,不知道是从哪个武器上掉下来的。

入手的重量很轻,如同鸟儿身上掉下来的一片羽毛。

我捏着它薄如纸片的边缘,幻想自己在天上翱翔的样子。

总觉得这应该不只是一个幻想。

 

一不小心,铁片锋利的边缘割破了我的手。

鲜红滚圆的血珠顷刻就从伤口里冒了出来,在银白如镜的利刃上翻滚着,流动着,竟是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后脑在一阵阵地抽痛,泪水不受控制般地向外喷涌而出。

不,不是因为疼痛,事实上,我从不记得自己因为疼痛而流泪过。

胸腔里仿佛堵住了什么东西,吸收着我的血液无限地向外膨胀着,膨胀着,却找不到爆发的出口。

我张开嘴,发出的却是无声的呻吟。

我,失去了语言吗?

当黑暗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的时候,我这样想。

 

后悔吗?伤心吗?痛苦吗?绝望吗?

如果疲累了的话,就歇息吧。

 

刺眼的光将我从昏迷中唤醒。

我的四肢依旧沉重酸痛,拒绝挪动一丝一毫。

想要大声喊叫。想要撞破窗户。想要自由地奔跑。

可是我的手脚失去了行动能力,如同被锁链层层缠绕。

痛苦,痛苦,依旧是痛苦。

我从喉咙中挤出一丝细小的呜咽,心情却莫名地明亮了起来。

原来,我还没有失去声音啊。

 

黑夜与白昼交替了多少次呢,我数不清了。

只是兀自躺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呆滞着注视时间流淌。

空气慢慢热了起来,渐渐升到了连酷暑也不能比拟的高度。

我艰难地转过头,看到了窗外漫天的火光。

许久压抑着的感情,终于如同被针尖戳破的气球一般,爆裂了。

 

“父亲……母亲……”

“Commander……”

“Franky……”

“FLLFFL!!!!!”

 

曾以为自己丢失了很久的记忆,在这一瞬间,裹挟着痛苦不堪的情感,将我淹没吞噬。

我犯下的罪。

我指间的血。

那些永远都不会被原谅的……

我的过去。

 

撕心裂肺的哭号声,惊起了湖面的一群天鹅。

它们拍打着洁白的翅膀,飞向没有边界的天际。

 

要向前走吗?

还是留在原地?

来,选择吧。

你是自由的。

 

窗外的火焰已经不再燃烧。

跪伏在窗边的战士,也逐渐停止了啜泣。

所有的出口都在向他敞开,被大火肆虐过的世界满目疮痍,却依旧竭尽全力地微笑。

炉火熊熊,将这片狭小的天地永远烧得温暖如春。

要怎么做呢?

 

紫色的双目睁开。

“我是Umbrella,我要……”

 

 

 

 

 

 

 

 

 

 

 

 

 

 

 

 

“医生!医生!请您快来!”

“Umbrella他……”

 

 

 

 

 

 

 

 

 

 

 

 

 

 

 

 

 

 

 

 

 

不解释根本就不可能看懂系列:

 

大概也很容易能看出来了,这就是Umbrella的内心世界。

每一次的昏睡都代表着他在现实世界中短暂的醒来。

起因经过大概是他率领着Nemesis打回了伞部门,在终于将武器刺入CommanderRed的心脏的同时也被对方启动的爆炸气浪所喷飞,所以他才会讨厌那只停留在零点的怀表(代表爆炸的一瞬间)。

红色的布片自然指的是他因为受伤而染血的衣物,金属棒上的文字应该是“Uranium-238”,即铀-238,氢弹的主要材料之一,对应他的氢核动力背包,手心受到辐射的刺痛同时也是暗喻他之前因为过量的辐射已经失去了对抗的能力。

银色铁片来自于组成他巨大的翅膀的一部分,同时也是刺破了FLLFFL脸部的那片,提醒着他所犯下的罪。

最后一次醒来之后那段动惮不得的时间代表他被伞部门控制住的那段时间,火光指代他年轻时历经的那场悲剧。

窗外飞走的天鹅代表着平和,平静,自由,一切终于结束。

但是在经历了种种不可挽回的过去之后,Umbrella还愿意重新走出来吗?

结尾留个悬念。

他到底是活着,还是死去,我们都并不可知。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他终于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


评论 ( 13 )
热度 ( 44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