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ALL FLLFFL】老爷子的后宫(攻?)生活

*腐向注意

*多P有

*OOC有

*ABO有

*内包含:Umbrella X FLLFFL, Yoyo X FLLFFL, Chuck X FLLFFL, TNTL X FLLFFL, Steel X FLLFFL, Thunder X FLLFFL

*WARNING: SLASH ONLY, Male/Male multi relationships. May contain contents that are not appropriate for children under age 18.












“嗷!!!!!!”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Umbrella不情愿地抬起眼皮,对着天花板,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匆匆起身,抓过挂在床头的睡衣披在身上,连拖鞋也没来得及找,就赤裸着双脚推开了房门。

 

装饰着猩红色挂毯和金色支柱的走廊空旷而寂静,白晃晃的月亮高高挂在天空。

 

这本来应该是一个平安无事的夜晚的。

 

但是为什么Chuck这个家伙,就是不肯安分一点……!

 

即便是Umbrella这样沉稳的性子,此刻也忍不住咬牙切齿地握拳。

 

如果有选择的话,他是真的,真的不想和这帮混蛋们住在一起的。

 

Umbrella抬起头仰望着月亮,思绪又回到了一年前。

 

一切,都起源于一年前的那场大混战。

 

在战斗中突然发情的FLLFFL不但暴露了自己Omega的身份,还直接导致了在场的所有Alpha之间陷入无法抑制的相互攻击。爆炸般蓬发的费洛蒙不但支配了人们的身体,还控制了他们的理智,以至于当第二天太阳东升时,陆续清醒过来的众人惊讶地发现,刺瞎他们双眼的,除了自天际撒下的、温暖的日光,还有飞溅得到处都是的鲜血和白浊。

 

谁也不知道标记FLLFFL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只能闻到缠绕在昏迷不醒的战神身上的,是在场所有人都有的味道。

 

坐在床上、靠着枕头听完战战兢兢的众人描述完这一切的老爷子,也只是默默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

 

Umbrella记得,当时他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的沉重而绝望啊。

 

最后,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场争吵和临时起意的决斗之后,遍体鳞伤的众人终于达成了一个共识:既然事件已经发生,那么就一定要负起应有的责任。被标记过的Omega只能和自己的伴侣同居,在场的人又都搞不清楚究竟是谁在FLLFFL体内释放的第一发,那么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集体同居!

 

……

 

疯了吧!!!!!

 

Umbrella相信不仅是自己,所有人事后应该都是这么想的。可惜当时大家都只想着快点把事件解决,以免除被身体恢复之后的老爷子打断双腿的命运,所以这个荒诞无比的决定,居然就这么全票通过了。

 

现在想想,就算大家一起负起责任了,就不会被FLLFFL打断腿吗?

 

Umbrella一想起那痛苦不堪、动惮不得的三个月,就觉得左膝盖隐隐作痛。

 

不论如何,现在这个公馆,是大家一起凑钱买下的地盘。Yoyo那家伙从Dojo拉来了一大票人手,一起从一无所有的土坑开始,一砖一瓦地盖起来的。

 

虽然当初凑钱的时候还是FLLFFL出了大头——谁让剩下的他们都穷得叮当响。

 

现在细数一下,这间还算宽敞的公馆(是Chuck和Yoyo硬要这么叫的),大概住着六个死活赶不走的赖皮膏药:Yoyo、Chuck、TNTL、Thunder、Steel.

 

……啊,对,还有他自己。

 

Umbrella默默捂住胸口,为自己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而默哀。

 

明明接受过那么长时间训练的自己,怎么会突然失去控制呢?

 

但是他很快想起了FLLFFL那修长的手指和光滑的背脊,似乎原因也不是那么不可理解了。

 

或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Umbrella用右手撑住门框,看着房间里的乱象,悲伤地叹息了一声。

 

那个处于众人关注的焦点的天之骄子——FLLFFL正一丝不挂地站在床上张牙舞爪,丝绸的枕头和羽绒被面散落得到处都是。而声音的来源,我们可怜又可恨的Chuck呢,正躺在这堆奢华的温柔乡里,捂着裆部嗷嗷惨叫。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Steel睡眼惺忪地趿拉着拖鞋赶过来,连眼皮都没睁开就大吼大叫起来。

 

Umbrella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没事儿了。就是Chuck这家伙自己作死而已。”

 

“我就说今晚他应该把机会让给我。”Yoyo打着哈欠走了过来,“我绝对能让FLLFFL满意得欲罢不能。”

 

“快算了吧你,昨天你拿悠悠球线捆他的印子还没消掉呢。”Steel没好气地怼了回去,“不就是比FLLFFL的本事高那么一丢丢吗,成天到晚拿着个给他下套子。”

 

“那我也比你这个不爱戴套还老想用超能力作弊的家伙要好。”Yoyo毫不客气地还嘴,腰间从不离身的武器开始绽放出危险的蓝光,“你数数FLLFFL已经有多少次跟你做的时候睡着了?技术不好就老老实实承认吧。”

 

“放屁!就那么一次!”

 

“你们俩能不能消停会儿……”Umbrella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再这样下去你们就要把所有人都吵醒了!”他没注意到自己的音量也因为怒气而越来越大。

 

“说啥所有人,这不都醒着呢吗?”Thunder的声音加了进来。

 

Yoyo瞟了眼窗外:“你是不是把挂在树上的某个外星友人忘了?”

 

“啊!”Thunder尖叫一声,脸刷的一下变得煞白。他慌慌张张地踩着只剩一只的拖鞋,一瘸一拐地往回跑去,“我我我我得先走了!”

 

“怎么回事?那孩子怎么那么怕他?”Steel纳闷地目送对方的身影一路远去,问道。

 

“或许是因为他上次输给TNTL的时候不小心被对方戳到了菊花吧。”Yoyo抱着肩膀,啧了一声,“真可怜。”

 

而且人家也还没醒呢。

 

Umbrella在心里吐槽道。

 

“你们,不论谁,过来。”两脚分开,立在床上如同天神一般气势十足的FLLFFL像是终于肯大发慈悲地注意到他们一样命令道,“把他抬走。”他一指床下还在像条鲶鱼一样翻滚的Chuck。

 

Umbrella和Yoyo不约而同地转头,意味深长地看着Steel。

 

Steel翻了个白眼,嘟囔道:“重活儿又是我做……”他向上平举起双手,Chuck赤条条的身子就如同被无形的巨力给托起来了一样,慢慢升起。Steel再一个原地转身,Chuck就跟一只听话的小狗一样,被乖乖牵走了。

 

见事情解决了,老爷子心满意足地从床上跳下来,这让他看上去小了很多,也没那么吓人了。他歪了歪脑袋,先是看了看Yoyo,再看了看Umbrella,突然开口:

 

“你们俩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两个年轻的Alpha面面相觑。

 

“还不快去睡觉?都这么晚了,不要打扰我休息。”FLLFFL像赶苍蝇一样往外挥手,“快去!”

 

咣的一声巨响,立在门前的Umbrella和Yoyo齐齐向后退了两步。一身冷汗。

 

好险,鼻子差点被撞断。

 

两人相互看了眼对方,脸上浮现出了一模一样的苦笑。

 

没办法,

 

谁让他是FLLFFL呢?

 

 

 

 

 

 

 

 

 

 

 

 

 

 

 

 

 

 

 

 

 

 

 

 

 

 

 

 

啊,万人迷的老爷子,和他那苦逼的后宫(攻?)们的生活233333

这是我和青鱼讨论出来的一个平行世界。

非常迷人,非常有趣!

因为是我刚入坑的时候想出来的一个梗,所以当时和老爷子互动的只有与他对决过后还活下来的人。

对的,死人,是不能开车的。

所以吃D啊Drifts啊Slice啊Pulse的人们对不起啦2333333

很古早的东西了,但是却的确是我所有ABO相关的肉的来源。

UF和YF的三篇ABO的肉,都是建立在这个世界观之上的。

想不到吧!

不论何时,我对老爷子的爱,是不会改变的(捧心)

和我一同度过了炎热的暑假,一同花式日遍了FLLFFL的小伙伴们(误),

在这里,我要说一声,

谢谢你们啦!


评论 ( 52 )
热度 ( 75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