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TN】我的生命!我的……尊严?

*警告:腐向注意

TN指代Tentionmaru X Nhazul

*Warning: slash only












“就借一天。”

 

“不。”

 

这他妈的就,很过分了。

 

Nhazul对自己说。他最好的朋友,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与他一手建立了著名的Zetabrand的创始人,从来,从来都没有,这么混蛋过。

 

“我又不是想要你的命,Tentionmaru。”他试着和对方理论。

 

“这两件事基本上是他妈的一样的。”Tentionmaru的声音里压抑着怒火,“更何况,我会很乐意为你牺牲生命,你知道的,Nhazul。”

 

他当然知道。他们一直都是多年的好战友了:在沙漠里一起追杀Descrye直到他咽下最后一口气,在年度的格斗家大赛*上联手夺下冠军的宝座,甚至一起作死练习龙珠的绝招——即便他们很清楚最终他们其中的一个会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地上。

 

但是他们还是挺过来了。现在他们都还好好地站着,没缺手也没短脚。

 

Nhazul的右脚后退了半步,身体切换到格斗模式,“看来我是不得不这么做了,我的朋友。”

 

他那把巨型的十字架从天而降,重重地砸进地面。厚厚的尘土飞扬,将他钢铁般矗立的身躯掩去。

 

Tentionmaru的回应是他那标志性的、目中无人的向后挺腰:“来吧。”

 

Nhazul的身躯突然像旋风一样动了,他的速度快如闪电,几乎是瞬移一般出现在Tentionmaru面前,先是疾速的三击重拳直击对方的颈侧、胸膛和腹部,紧接着两腿发力高高跃起,肌肉紧实的右腿携着千钧力道重重砸下!

 

但是Tentionmaru早有预料,架在头顶上的双臂承受住了大多数的攻击,使自己免于晕厥的命运。趁着Nhazul收腿后退准备再攻的时候,他抢先上前一步,反手就是两记摆拳,被对方抬手格住,随后又用膝盖对准要害向上用力一撞,即使Nhazul用拳头抵挡也改变不了被巨大的力道撞得向后退去的命运。Tentionmaru再次欺身向前,左腿带着身体旋转一周踢中Nhazul肋骨,耳畔立刻响起了对方沉闷的哼声。

 

首攻不利之后,Nhazul放弃了力道相对弱的拳击,转而将力量全部灌进双腿,脚后跟紧紧贴在大腿根部,小腿带着大腿和腰部旋转的力道像弹簧一样击出,如同狂风暴雨一般落在Tentionmaru的肩膀和后背上。

 

“即便这样……”Tentionmaru咬牙切齿的声音从相交的手臂下传来,“我也是绝对不会……”

 

Nhazul却不等他说完,一条腿就已经高高踢到肩膀,然后重重向下劈去,Tentionmaru想要收手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身体向后的同时失去了重心,只能眼睁睁看着Nhazul的腿甲在视野里越放越大,直到鼻梁的软骨被击中时带来的剧痛与酸软让他险些失去意识……

 

Nhazul伸手扭住他脖子上系着的红色围巾,怒吼道:“拿来!”

 

Tentionmaru用力咬了一下舌尖,感觉脑内清醒了不少。他勉力吸了吸鼻子,浓重的血腥味儿已经让他几乎感觉不到别的东西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从嘴角扯出一个虚弱却傲慢的笑容:“没……门儿。”

 

见他伤成这样却还要逞强,Nhazul说话也开始着急了起来:“不就是借你的围巾戴一天,你至于搞得这么要死要活的吗!”

 

“当然……至于。”Tentionmaru颤颤巍巍地竖起一根食指,“这可是我的尊严,我的……生命。我要誓死去捍卫……的东西。”

 

“不仅我是如此……”他困难地抬起头,看着Nhazul的眼睛说道,“你也应该……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自己的……尊……严……”

 

他似是被剧痛窒住了气一般,不再说话了。

 

啊,老友临终前最后的嘱托,多么的悲壮啊。

 

被痛失同伴的痛苦所折磨的主角,最终为了复仇踏上漫漫旅程……

 

真是个好故事。

 

好故事。

 

好……啊个屁啊!

 

你他妈能不能不要每次都玩儿这个桥段啊!

 

你是不是动画看得太多了啊!

 

Nhazul被不着调的老朋友气得火冒三丈,指着自己脖子上那块原本还是“围巾”的深蓝色破布,和底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的被沙子刮得伤痕累累的皮肤,吼道:“现在我的‘尊严’上破了个大洞,你就一点都不关心吗?”

 

“我的朋友……”Tentionmaru带着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老友愤怒的脸,“你都不愿意戴的东西,怎么能指望我愿意呢?”

 

“你他妈!!!!!!!!!”

 

啊,Nhaz*的滔天怒吼,真是久违了呢。

 

Tentionmaru抱着一种异样的满足感,晕了过去。

 

 

 

 

 

 

 

 

 

 

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出现的已经是熟悉的帐篷顶,和银灰色的骨架。

 

“想不到你居然还这么好心,愿意给我搭帐篷。”Tentionmaru坐起身,说。他注意到自己的声音有点瓮声瓮气,随即意识到Nhazul给自己的两个鼻孔都堵上了止血的纱布,有点惊讶:“多谢了。”

 

Nhazul恢复了往日的沉默,坐在一边摇头不答。

 

似乎是出于愧疚,Tentionmaru把右手攥成拳头放到嘴边,假咳嗽了一声:“这个……虽然我不能借你围巾,但是我还是可以从其他方面上补偿你的,比如说……?”

 

他冲着对方挑挑眉。

 

Nhazul猛地抬起头来,如同狮子一般呲起森森白牙:“想都别想。”

 

“别这么小气嘛。”Tentionmaru嬉皮笑脸地凑了过去,那条完好无损到令Nhazul嫉妒的围巾在他的脖子上晃来晃去,“我保证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忘了这事儿……”

 

一望无际的沙漠中央,小小的帐篷突然剧烈地摇晃起来。

 

月色如水,温柔地笼罩在帐篷上方。

 

 

 

 

 

 

 

 

 

 

“真是令人难忘的一夜啊~”Tentionmaru一脸满足地爬出帐篷,对着早就高高挂起的太阳感叹道,“你说不是吗,Nhaz?”

 

没有回答。

 

“Nhazul?”Tentionmaru转头呼唤道,惊慌地发现身后竟然是空空如也。

 

“的确令人难忘。”Nhazul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抱着双臂,立在Tentionmaru面前,全身装备已经穿戴完毕。系在他脖子上的那条迎着风飘舞,猎猎作响的围巾,红得扎眼。

 

Tentionmaru不可置信地睁大眼:“你!???”

 

Nhazul的嘴角抽动着,一点一点向上拉出一个憋不住的、得意的笑。

 

“Nhazul!!!!!!!”

 

Tentionmaru怒从心头起,全身的能量迅速沸腾,赤红的光芒汇聚成了一条身披鳞甲,利爪尖牙巨龙。他翻身跨上,张大口,与巨龙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哎呀,好像闯了祸。

 

十字架的尾部冒出刺目的火花,Nhazul跳上自己心爱的武器,一溜烟儿就跑没影儿了。

 

Zetabrand的两个老大,今天也过着很和平的日常生活呢。

 

 

 

 

 

 

 

 

 

 

 

 

*注:这东西我瞎编的,Nhazul和Tentionmaru并没有参加过这么个玩意儿。

*注2:见Nhazul在devianart上发表的漫画。








 @传说级废人! 张嘴吃粮2333333

真的是一言不合就开车啊哈哈哈哈哈

写这个写得太兴奋我居然连课都忘了去上了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这对好可爱啊捂脸


评论 ( 41 )
热度 ( 77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