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黄沙】第七章

四下无人,此刻已是午夜。

 

FLLFFL控制着自己的剑徐徐下降,在临落地之前还转头查看了一圈,确保没有什么睡不着的小鬼躲在卧室的窗后偷看。

 

FLLFFL希望自己的到来不要引起一丁点的注意。

 

因为他原本就不属于这里。

 

似乎是对夜风感到些许不适的原因,FLLFFL紧了紧夹克拉链,又将上衣的褶皱都抚平之后,才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抬起头,迈着沉重的步伐向他的目的地走去。

 

如果他这副样子被RHG里的任何一个人看到,都会觉得大吃一惊吧。从来都是自由奔放、对什么事都毫不在乎的FLLFFL居然会露出如此庄重的神情,让人不禁好奇究竟是什么能值得他认真对待。

 

但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入眼的也只不过是一座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已经很久没人住过的老房子罢了。灰尘和蛛网遍布这间房子的每一个角落,木质的支柱因为长期的日晒雨淋已经开裂,大门前杂草丛生的庭院里孤零零地立着一只锈迹斑斑的铁皮邮筒,大张的嘴巴如同仍在等待给主人的信件来临……

 

即便已经过去了长久的时日,FLLFFL仍记得他捧着百合花初次来到这里拜访的情形:修剪整齐的灌木丛前种植着迎风飘舞的鸢尾花,正午强烈的阳光模糊了它们的轮廓,远远看去便连成大片大片落雪般的白。前来悼念的亲友们身披黑色的正装,如同坟场间飘荡的幽灵一般肃穆不语。强压着悲痛与每一位来宾握手的男主人形容憔悴,而站在他身旁那位啜泣不止的娇小女子早已哭湿了手帕,只怕下一秒她就会克制不住自己,昏晕过去。

 

他记得当自己如实报上身份姓名的时候,那位夫人无法抑制的惊讶与怒火。

 

“带着你那假惺惺的同情滚回家去,杀人凶手!”她厉声叱责道。

 

紧接而来的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FLLFFL抬起手,用冰凉的手背碰了碰脸颊,仿佛现在仍能感到当时那阵火辣辣的疼痛一般。

 

他本来是可以躲开的,但是巨大的羞耻与愧疚笼罩了他,让他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了。

 

从心脏深处涌上来的刺痛令FLLFFL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但是很快,他又仿佛是强迫自己面对一般极力睁开。

 

 

D是因他而死,这点毋庸置疑。

 

他亲眼见证了D的坠落,那个为了夺取他的生命,不惜将自己最后的求生机会弃之不顾的长弓手。在连最后的垂死挣扎都宣告失败之后,D就仿佛一个仓皇无助的孩子一般,从那张年轻苍白的脸上浮现出茫然而凄惨的笑,如同在和自己悲惨的命运做告别。他的身体像断了线的木偶般软绵绵地向外舒展着,在FLLFFL的视野中不断缩小,不断缩小,直到它和那些往日的野心与梦想一起,摔得四分五裂……

 

那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FLLFFL无法否认,当他真正开始去直视这件事的时候,才发现生命的重量比他想象中的要沉重太多太多。如同一块沉甸甸的巨石,时刻吊在他的心尖上,让他夜不能寐,寝食难安。

 

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杀过数不尽对手,鲜血和惨叫一度让他感到无与伦比的愉悦与自豪;如今,一想到自己十指间洗也洗不掉的红色,他就深深地为过去的自己感到羞愧难当。

 

“I’m done killing*.”

 

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FLLFFL直起腰来,望向沉静如水的夜空。

 

现在的我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帮后辈们铺路而已。如果真的能如Jade构想的那般建立起全新的世界和规则,那么也会有更多人不必再为无意义的厮杀而感到痛苦了吧……

 

FLLFFL瞟了一眼手里的酒瓶,自嘲似地挑起嘴角。

 

只是,在那之前,他还要用这份愧疚折磨自己多久呢?

 

如果不是为了强迫自己,“不要忘记”,他又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地回到这个地方,坐在这个被自己亲手毁掉的废墟上借酒消愁?

 

Jomm一直不能理解他对这里的执着:每次应约的时候都不是抱怨这里的偏远,就是抱怨房顶上刮也刮不尽的冷风。但是不论Jomm追问他多少次,FLLFFL都只是笑而不答。

 

彼时的Jomm尚且年轻,还未经历过人间情事、生离死别。那些倒在他足下的尸首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串串代表着胜利的数字罢了。

 

但是现如今……

 

FLLFFL望着那个已经不知道在天顶上躺了多久的身影,伤感地叹了一口气。

 

“既然来了,就别像个真正的老头子一样唉声叹气了。快点上来。”Jomm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提不起劲,就好像这世间没什么能让他真正感兴趣一样。

 

不过,我又与他有何不同?FLLFFL在心里默默地笑了,身体如同燕子一般灵巧地冲上天空,然后借着长剑尾端喷出的蒸汽缓冲,轻轻落在Jomm旁边。

 

“还是一如既往浮夸的登场,嗯?”Jomm取笑道。

 

“浮夸我还可以忍受,一如既往就算了吧。”FLLFFL冲他无奈地笑笑,“我可不是喜欢排场的那种人啊。”

 

Jomm干巴巴地“哈”了一声,明显对于FLLFFL的那一套说辞毫不感冒。

 

FLLFFL有点惊讶他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他斗嘴,或许是因为他今天看起来比往常更加低落的缘故。虽然在那场悲剧之后Jomm的消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现在的他感觉像是失去了色彩。

 

直接的开口询问毫无意义,因为过去的缘故,Jomm对于那些直入主题的问话戒心很重,所以FLLFFL只是晃了晃手里的酒瓶:“喝?”

 

Jomm很不情愿地掀起眼皮,在看清了瓶身上金色的标识之后烦躁地咂了咂嘴:“你这家伙,又接了什么你没把握的任务是吧?你把自己那条命看得那么轻吗?”

 

“你怎么知道的?”FLLFFL明知故问。

 

“少装了。”Jomm把咬在嘴里的软木塞吐了出来,翻了个白眼,“你每次拿着‘Farewell’过来,都是真的要和我说‘farewell*’了,对吧?真搞不明白你干嘛非要搞这一套。”

 

“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FLLFFL感慨万分地看着手上的酒瓶,“万一我哪天突然消失了,要是一想起咱俩还没好好道别过,那多遗憾。”

 

“啧,一个大男人,怎么那么矫情。”Jomm用半边手肘撑着自己坐了起来,似是很厌恶FLLFFL所说的话一般皱起眉头,“你是嫌自己活得太长,巴不得赶紧下地狱去是吗?”

 

“毕竟人,还是需要点仪式感的嘛。”FLLFFL避开了他的问题,用牙齿咬开瓶盖,冲着Jomm一递,“真的不打算尝尝吗?”

 

“算了吧,那玩意儿我都快喝吐了。”Jomm挥了下手里的龙舌兰,拒绝道,“更何况,我现在需要点性子烈的东西麻醉一下自己。”

 

“听起来某人的情况比我的要严重得多啊。”FLLFFL手里抓着酒瓶,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似乎是在期待他继续说下去。

 

然而Jomm却只是皱了皱眉,摇摇头,举起瓶子大口大口地吞咽着橙黄色的酒液,如同沙漠中迷途的旅人啜饮生命之水。

 

FLLFFL平静地注视着他,不去劝慰也不去阻止。

 

他看着老友如同受伤的野兽般蜷成一团,写满焦虑的脸深深埋进膝盖里,只有手里那个即将见底的酒瓶还在半空中一荡一荡,高调地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这让FLLFFL想起Jomm公寓里那些堆积如山的啤酒瓶子。

 

这不像他。

 

和他一贯放浪形骸的形象不同,Jomm私下里其实是一个非常严于律己的人。按照他的话说,“只有懂得自律的人,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FLLFFL去过几次他的住所,没有一次不是被收拾的井井有条。尽管公寓里的布置极尽简陋,但是那对于Jomm来说也是属于他自己的领地。哪怕那里只剩下一桌一椅,也是值得他用生命去捍卫,去守护的东西。

 

那是他的尊严。

 

而现在他的公寓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瓶瓶罐罐,脏衣服和过夜的披萨胡乱地搅在一起,厨房里的垃圾臭气熏天,苍蝇扇着翅膀嗡嗡嗡地四处飞舞,发黄的墙壁上涂满了下流的脏话。

 

但是FLLFFL不怪他。一年前的那件事,对他的打击是毁灭性的。在那之后的Jomm近乎是一蹶不振,手边的巨剑再也没饮过血。

 

“FLLFFL,”Jomm沉闷压抑的声音从他的膝盖底下传过来,“你说,‘大局’是什么?”

 

FLLFFL突然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带烟来。不然这个时候,他就可以给自己点上,然后故作深沉地深吸一口,对着漫天的星空缓缓吐出,在烟雾朦胧的环绕下给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反正对方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不得不牺牲什么吧,我猜。”

 

“牺牲……”Jomm反复咀嚼着这个词语,嘴角慢慢弯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的确是牺牲,真的是牺牲,好一个牺牲啊,哈哈哈哈!”他突然拍手大笑起来,声音嘶哑得听不出一丝愉快,反而让人觉得浑身发冷。

 

“是啊,为了大局,我牺牲了他……就像给那些什么狗屁神明的祭品一样,用他的鲜血涂满了我脚下的路!”Jomm像个疯子一般又哭又笑,愤恨的手爪扭曲成枯树的模样,似是要从虚空中狠狠抓下什么,“都是那群家伙……那些冷酷无情,流着蛇血的家伙!是他们逼我做的……是他们逼我……”

 

“如果不是遇到我的话,说不定他现在还活着……还能像以前一样大笑,喝酒,光着脚在雨中跳舞!如果不是因为我,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他痛苦地嘶号着,用力发泄着埋藏在心底的悔恨与哀伤,“他的父亲曾经那么的对他寄予厚望!他是他的骄傲啊!”

 

“可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他颓唐地垂下头去,“……没了……什么都没了……我亲手杀了他,他的血,从他的鼻子和嘴里不停地涌出来,不论我怎么擦都止不住……”Jomm停了一瞬,盛满泪水的双眼看向FLLFFL,“你知道他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

 

止不住的泪水模糊了眼眶,那张年轻鲜活的脸浮现在眼前。曾经吐出过数不尽的话语和笑声的那双嘴唇,在记忆里一开一合,与他自己的声音交叠在一起,形成一句带着数不尽的遗憾与惋惜的话语:

 

“我想救你……”

 

FLLFFL惊异地睁大了眼,看着堂堂八尺男儿伏在他面前崩溃似地哭泣。

 

“他说他想救我!我!一个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就连朋友的信任都弃之不顾的可鄙之徒!即便在发生那么多事情之后,他依然想要救我!”

 

“而我呢?我却把他当成了那个不可饶恕的叛徒,转手就把他卖给了那群毒蛇!”Jomm死死抓着FLLFFL的衣角,泪水和鼻涕糊在他脸上乱作一团,“当他们强行命令我对他下手的时候,我是真的不想的啊,我真的……”

 

他说不下去了。

 

FLLFFL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

 

“都是我的错。”Jomm哽咽道,“如果我没有那么信任他,如果我没有对着他把一切都说出来的话,就什么都……”他像是被呛住一样连连咳嗽起来,从心底涌上来的剧痛让他几乎忍不住要干呕。

 

“嘿,嘿。Jomm!”FLLFFL抓着Jomm冰凉的手腕大力摇晃了两下,焦急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平静下来,控制你自己!来,”他从Jomm手上夺下龙舌兰,转而把自己的酒瓶递到对方嘴边,“少喝一点,这个没那么烈,你会好受一点的。”

 

他像哄小孩子一样拍着Jomm的背脊,柔声劝道:“对,就是这样,咽下去。闭上眼睛,深呼吸,呼吸!……是不是好多了?”

 

Jomm渐渐停止了颤抖,脸上的晕红在迅速退去,当他再睁开双眼的时候,除了眼眶周围残存的红色,已经与正常没什么两样了。

 

“谢谢。”他沙哑着嗓子说道。

 

“没什么。”FLLFFL摇摇头,抓着Jomm肩膀的左手似是要稳定他的心神一般画着圈子,“这就是你到现在都没法再拿剑的原因?”

 

“我没法再杀人了,FLLFFL!”Jomm再次激动地高喊起来,“我一想到这事儿,脑子里就全是他的脸!我总是不停地在问自己,如果又是错杀了,那我该怎么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特别可笑,真的,我以前可从来都没考虑过这种事儿。杀了就杀了,又能怎么样?可是现在我的脑子里根本就停不下来,背叛朋友的痛苦快要杀了我了,FLLFFL!”他的十指不断地抓挠着自己的头发,硬朗的眉毛和鼻子扭成一团。

 

FLLFFL理解他。没有亲人,没有伴侣的Jomm,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留恋也就是他那为数不多的朋友们了。在孤独与黑暗中行走了太久太久的他,将那好不容易得来的些许光亮和温暖视作世间仅有的珍宝。而要亲手打碎它的痛苦,应该不亚于夺去他的生命。

 

但是他又是不自由的。从他宣誓为了保护他的祖国而不惜奉献一切的时候,他就已经为自己披上了重重枷锁。

 

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是一个很好的朋友。

 

但是在那之前,他是一个士兵。

 

士兵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我想……”FLLFFL谨慎地开口,心下斟酌着自己说出的每字每句,“你当初在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是什么后果了吧?”

 

“是,但是我没想到这条路是这样的痛苦。我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手刃自己的朋友!”

 

“那你后悔吗?”FLLFFL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脸,“后悔选择这样一条艰难险阻的路,举目无亲,退路断绝,一辈子只能一个人孤独行走的道路吗?”

 

Jomm的表情变了:后悔和颓丧从他的脸上被洗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长期严格的军队训练所带来的肃穆与刚毅。他目光坚定地直视着前方,瘦长的脸焕发出光芒。

“不,当然不。” 

 

我坚信我的选择是正确的。我现在所遭受的苦难,是为了护住我身后的芸芸众生。我的双手将浸染黑暗,但是我的双眼会一直注视着光明。

 

透过那层层的面具之后,我的眼底映出的,定会是希望的光芒。

 

“我从未后悔过。”

 

Jomm的声音平静,有力,如同沉默了上百年的火山,有着隐而不发的力量。

 

FLLFFL的双眼明亮起来,笑容如同水的波纹般在他脸上扩散开来:“我就知道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Jomm深吸了一口气,转身从他手上夺过自己的酒瓶,仰头一饮而尽。

 

“多谢了。”

 

他这么说着,头也不回地跳下了房檐。

 

“不客气。”FLLFFL握着手里剩下的半瓶“Farewell”,笑眯眯地回道。

 

 

 

 

 

 

 

 

 

 

 

 

 

 

 

“哦呀?这不是……Jomm先生?”Yupia站在小巷口前,故作惊讶地问道,手里紧紧攥着她的珍珠小包,“关于我们之间的交易,您终于想好了吗?”

 

Jomm沉默不语,向前点了点下巴,示意要到里面去谈。

 

Yupia像个拿到糖的小孩一样笑了,转身向着小巷的深处走去,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咯噔作响:“很明智的选择。我们一直都知道您是个聪明人,Jomm先生……”

 

她没有看见,Jomm低垂的眼皮底下闪烁的红光。

 

寂静的小巷里,传来一声枪响。

 

 

 

 

 

 

 

 

 

 

 

 

 

 

 

 

 

 

 

 

 

 

 

*注:见FLLFFL vs. D结尾。

*注2:Farewell,即道别,永别。

 

 

 

 





这一章憋得真是费劲。


拖了两周多实在抱歉。


我这人已经没救了_(:з」∠)_


评论 ( 17 )
热度 ( 38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