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ALL FLLFFL】RHG高校的日常

如果可以的话,他本来是不想坐公交车的。

FLLFFL看着车上熙熙攘攘的学生们,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他本身并不排斥这种更加环境友好的出行方式,只是不太喜欢在工作以外的时间被人追着到处跑。眼下好不容易才让那些叽叽喳喳的学生们平静下来,他接下来能做也唯有祈祷剩下的旅程可以平安度过。

“我都说过了,这个破地方为什么就不能多派几辆车来啊?我们都看着四辆车擦着我们的鼻子开过去了耶!”

听到那个熟悉又让人头疼的声音,FLLFFL知道,这一路注定是平静不下来了。不论什么地方,只要有Chuck这个混世魔王在,就休想风平浪静地过日子。他就跟海神波塞冬手里的三叉戟一般,不把一片海域搅得翻天覆地誓不罢休。

“好了好了,别抱怨了。我们这不是已经上车了吗。”那是另一个稍显沉稳的声音。

啊,那一定是Chuck的死党,Yoyo。人们经常会奇怪一个成绩全A的优等生为什么会和Chuck这样的小混混走在一起,但是FLLFFL深深知道藏在Yoyo那人畜无害的笑容底下的,是和Chuck一模一样的一肚子坏水。论调皮捣蛋,这两个小混账根本分不出胜负,只不过Yoyo总能在最后关头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也就没人追究了。

要不是作为邻居的FLLFFL亲眼看着Yoyo长大,估计他也要被这个狡猾如狐的年轻人骗过去了。

“别的不说,这里的人也太多了点吧?”戴着红色头巾的Chuck大声嚷嚷道,或许是那个与众不同的头巾让他觉得自己看起来很酷,“又是汗臭味儿又是脚味儿,我都快要窒息而死了好吗!”

Yoyo张了张嘴,还没等说话,就收获了周围无数愤怒的目光。

他非常明智地选择了闭嘴,转头,假装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他。

废话,这家伙满嘴跑火车,为什么要我跟着背锅啊。

FLLFFL在Yoyo转过头来的时候就暗觉不妙,然而此时背过脸去已经来不及了。

“啊,FLLFFL先生*!”年轻人充满活力的声音划破长空,饱满得可以将冰块融化的热情冲着FLLFFL扑面而来,“早上好!”

“早上好。”FLLFFL温和地回答,然后一脸无奈地看着Yoyo如同破浪的鱼儿一般在人群里挤来挤去,非要游到他身边来不可。

“其实你不用……”FLLFFL的话还没说完一半,就在年轻人亮闪闪的双眼注视下悄然无息地消失了。这孩子没有什么别的缺点,就是从小到大都对他黏得要命,如同一只刚出生的小奶狗。

“诶?老师?”Chuck在说到这个词的时候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一下,估计是平时被教训得不轻,“教师为什么要来和我们学生挤公交车?”

“汽车抛锚了,没办法。”FLLFFL摊了摊手,手臂上挂着的公文包撞上了一个倒霉学生的肋骨,急忙连连给对方道歉,弄得对方也不好意思起来。

反倒是Yoyo被FLLFFL这幅狼狈相给逗笑了,正想开口揶揄他两句,却又转了转眼珠,脑子里不知道涌上了什么鬼点子,把不合时宜的玩笑咽了回去。

这孩子今天挺乖的。FLLFFL奇怪地瞄了他一眼,内心对他的好感度上去了不少。

一路无话。

人群呼出来的哈气将玻璃窗子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水雾,只有通过成股流下水滴拖着的透明轨迹才能窥见外面的些微景色。湿漉漉的草地上洒满了点点晶莹剔透的雨滴,人们潮湿的鞋底将泥泞的土壤踏出斑驳痕迹。

雨,无声无息地下着。

公共汽车到达的报站声将昏昏欲睡的学生们从美梦中惊醒,他们或是小声咕哝,或是大声吵嚷,一朵又一朵五颜六色的花儿在他们的手中绽放开来。熟识的朋友们互相道着早安,起得太早而睡眠不足的学生在揉着乱糟糟的头发打哈欠,约好一起拼车的少男少女们有说有笑地从出租车上走下来。

“哟,FLLFFL,很少见你坐公车啊。”Nhazul赶上来和他打招呼,“车子坏掉了?”

“抛锚了。”FLLFFL很自然地从他手上接过星巴克的热咖啡,答道,“你呢?又没找到停车位?”

“离这儿也就两个街区,不算远。”对方爽朗地笑了起来,“反正大清晨的,就当锻炼了。”

“拿格斗当爱好的家伙会觉得这种东西也算‘锻炼’吗?”FLLFFL用胳膊肘撞了一下Nhazul的,开玩笑道,“瞧你这一身的肌肉块子。”

“没比你这个练击剑的差到哪去啊。”Nhazul笑着回敬了他一下,然后在周围学生开始偷笑之前扳回日常严肃的脸,“好了,不开玩笑了,我先去上课了。Shura和Shuri那两个臭小子肯定在门框上摆好了黑板擦等着我呢,我用五美元跟你打赌。”

“不要,我才不会白白给你五块钱呢。”FLLFFL难得翻了个白眼。

“唉,FLLFFL先生真是好啊。”跟在身后的Yoyo忍不住感叹道。

“对啊,为什么只有我们班是校长在教啊。”Chuck也跟着哀嚎。

“那是因为除了我没人肯狠狠地踢你们两个臭小子的屁股!”Jomm恶狠狠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响起,弄得两人大呼小叫着落荒而逃。

看到这一幕的FLLFFL“噗”地笑出了声:“你这家伙,对他们也太严厉了吧?”

“我倒是觉得还不够呢。”Jomm冷哼了一声,“这帮小混蛋,就是要好好教训一顿才行!”他的拳头用力向下击了一下,仿佛要把什么东西砸得粉碎。

“我看,就是因为你这样,所以才不会有女人喜欢你呢。”FLLFFL慢悠悠地啜饮了一口咖啡,说道。

“那又怎么样,我才不喜欢那些叽叽喳喳的家伙呢。”Jomm不服气地顶嘴。

“啊,看来我们哪天可以好好探讨一下校长先生的‘性向’问题?”FLLFFL看着对方的眼底藏着笑意。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Jomm也挑起了嘴角,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好啊,我很期待。”

 

真是拿这群人没办法了。

FLLFFL一边想着,一边推开了“Namesis”的大门。

RHG高校的每个班级都是由学生们负责命名的,这是初代校长立校之后定下的规矩,理由无非就是让学生们“自由发展”。而Jomm在接任之后,虽然对于那些稀奇古怪的校规不屑一顾,却也无意更改,于是就这么定下来了。

这一届的学生们总共也就三个班级,FLLFFL接手的这个算是最好管的,在班长Jade的带领下,个个都是遵守纪律天天向上的好学生。而隔壁的带领着Zetabrand的Nhazul就没那么幸运了,成天到晚被Shura和Shuriken两个活宝折腾得心力憔悴,要不是有副班长兼老朋友Tentionmaru帮衬一下,估计头发掉光是早晚的事。

而三个班级里最难管,最闹腾的就要数“SOLDIER”了,以Chuck这个混世魔王为首,Omni,Oreo,再加上Micwizard,不论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就连Yoyo这个班长有时候都跟着他们胡闹,班里的桌子椅子隔三差五就要换一拨新的。当然,有着“铁腕”之称的Jomm也从来不会跟他们客气,该下手的时候从来都是揍得他们半死不活。反正这个班里收的都是问题学生,他们的家长们早就不管他们是怎么样了。

哦,Yoyo是个可怜的例外,他唯一的亲人就是那个喜欢玩失踪的老哥,每次一到需要出钱的时候就不见踪影。就算家里情况困难,这样也太厚颜无耻了吧喂!

要不是Jomm每年都大笔一挥免掉了Yoyo的学费和日常费用,这可怜孩子家里恐怕真的要债台高筑。

这么看来,“Namesis”这个名字虽然听起来有点中二,但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不是吗?

FLLFFL将讲义平放在桌子上,微笑着看着台下一张张稚嫩的脸庞:

“开始上课!”

 

 

 

 

 

 

 

 

 

 

 

 

 

 

 

 

*注:在使用英文作为通用语言的外国高校,学生称呼老师为“先生”或者“女士”(Mr. or Ms.)。

 

 

 

 

 

 

 

 




没错,标题是恶搞男子高校的日常23333333

啊,万人迷老爷子好棒啊。

哈斯哈斯哈斯。

学园au也好棒啊,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多写点啊。

以及,

是的,连续看着四辆公交车从脸前边儿开过是今天早上的真实经历。

MDZZ。

气死我了。

 


评论 ( 14 )
热度 ( 70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