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UY】奇妙十题·下


注:这里的UY代指Umbrella X Yoyo

微量的CE (Chuck X Endo)有,微量的JF(Jomm X FLLFFL)有

刀子预警。







6,偷走噩梦,加糖熬成好梦再还回来


“不……不……啊啊啊啊啊爸!妈!”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从噩梦中惊醒了。

心脏在胸膛中用力跳动,发出砰砰的声响。

Umbrella擦了一把额前冒出来的冷汗,叹了口气。

距离父母去世已经有十五年了,昔日的老仇人也已经找到,送他下了地狱。

然而噩梦却依然如影随形地纠缠着他,不让他安眠。

拜访了几次医生也无济于事,这样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Umbrella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倒回了枕头上。

祈祷这次能睡个好觉吧……

奇怪的是,这一次居然一夜无梦。

Umbrella再次睁眼的时候,太阳都已经爬上了山头好高。

这倒是件幸事……Umbrella抓起挂在门边的大衣,出了门。

好险……

一个全身泛着蓝光的小精灵吐了吐舌头,鬼鬼祟祟地从门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探出头来,按着胸口很是紧张的样子。

他的名字叫做Yoyo,是一个认真负责的梦精灵。

他的工作,就是抓住人们的每一个噩梦,然后加以各种各样的调料,把它变成一个香甜的美梦,再还回去。

这次的噩梦可有点棘手呀……

小精灵看着手心抓着的噩梦,忧愁地叹了口气。

加一点团聚,加一点温馨……凡是有坏人出现的地方,通通蒸发掉!一家人就是要齐齐整整的,这才重要嘛!

Yoyo守着一口通红的热锅子,玩得不亦乐乎。

美梦酿好咯——!

Yoyo举着一团软乎乎胖嘟嘟的美梦开心地跳来跳去,乐得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

现在就等那家伙回来,然后把这个美梦一股——脑儿塞进去,就大功告成啦!

“……父亲?母亲?”

记忆里的双亲,正站在远处冲着自己招手。

虽然知道这是在梦里,但是Umbrella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已经多少年没有见过了?那日思夜想的家人们……

Umbrella情不自禁地向着他们的方向跑去,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小,越来越轻……最后变成了一个五岁孩童般的大小,被父亲一把举起来抱在怀里,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向着“家”走去。

通过透明的玻璃窗能够看到,那里燃着永不熄灭的蜡烛,晚餐的火鸡油亮诱人,仿佛隔着老远都能闻到香气……

Umbrella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

谢谢。

他不知道要向着谁说,但是却止不住他充满感激的心情。

被厚厚的红布窗帘遮挡住的窗外,一个蓝色的小精灵正捂着嘴偷笑。










7,疼痛能转移到对方身上。


“害怕吗?”Yoyo握着即将被推进手术室的Umbrella的手,担心地问道。

躺在病床上的少年摇了摇头,然而用力攥紧了他的手出卖了他。

“我听说……”他有些艰难地开口,从呼吸面罩下传来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会很痛。很痛很痛。”

“没事的。”Yoyo尽力想展现出一个安慰的微笑出来,眼里却克制不住地泛起了泪花,“你看,我有超能力,可以把你感觉到的痛楚都转移到我身上。你看,”

他故意用手指虚掐了Umbrella的胳膊一把,然后假装疼痛地捂着自己的上臂嗷嗷叫了起来:“你看,我没骗你吧!”

“嗯。”Umbrella点了点头,然后就如同经历了漫长的旅行之后,终于可以安心地睡着了一般,闭上了眼睛。

手术室的两扇门开了又关,Yoyo站在门外,泣不成声。













8,触碰一件物品,能看到持有者生前最后的记忆


外面送进来的那把x-768已经躺在桌上三天了。

Yoyo再次仰起脖子地灌了一瓶酒,充满血丝的双眼恶狠狠地盯着Umbrella留下来的最后一件遗物。

他不敢去碰它。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从很久以前,他就发现自己有一个令人痛恨的能力:只要触碰一件物品,持有者生前最后的记忆就会浮现在他的脑海。

第一次是一把长剑,让他看到了老哥中弹身亡的场景;

再后来是一对双截棍,脑海里浮现的是Chuck在最后一刻翻转过身,将Endo推出敌人的枪口;

最后一次来自那个陨落的战神,那是他和Umbrella争吵的缘由,也是分别的开始。

谁知道下一次再见面,他就已经变成了一只小小盒子里的骨灰残骸?

该死的家伙,居然连一声告别也没有……

Yoyo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向着冰箱走去,不料途中一个趔趄,他条件反射般地扶了一下桌角,咣当一声,那把漆黑的伞滚落在怀……

顷刻间,大量的画面喷涌而来。

在枪林弹雨中艰难穿梭的背影,被雨水模糊了面容的敌人,鲜血和子弹在空中翻卷咆哮,来自天际的泪珠将一切都冲刷……

他看到Umbrella在层层围攻中犹如困兽不断地左冲右突,却始终挣脱不出这副专为他打造好的牢笼。

最终骁勇善战的青年无力地倒下,如同阿喀琉斯被长箭远远地射中了脚踝;鲜红色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模糊了他的视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吐出的低喃却是……

对不起。

对不起,Yoyo,没来得及跟你道别。

对不起。

Yoyo捧着怀里的x-768,呆立在房间中央。

泪水不知什么时候,爬满了他的面庞。












9,天堂的人会回到最幸福的年纪


大概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就是一个无神论者最终升上了天堂吧。

Yoyo看眼周围,有点不情愿地更正了自己刚才的想法。

不是一个无神论者,是很多个无神论者。

整个RHG差不多都在这儿了吧我说!

Chuck那家伙比他死的时候年轻些,大概也就是他和Endo第一次对决时的年纪;

Endo却相比要更加年长一些,满脸幸福的样子让Yoyo想起他们结婚宣誓的那年;

Jomm还保持着他临死前的那个年龄,看来为FLLFFL挡刀这件事让他很是自豪;

然而FLLFFL却年轻得简直不像话,挥舞着酒瓶追着Jomm到处跑,活像一个小孩子;

Yoyo对着远处的闹剧无奈地摇了摇头。

莫非这个地方,会让人回到生前最幸福的时刻吗?

“Yoyo……”

他听到Umbrella欲言又止的声音。

Yoyo转过头去。

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还是初见啊,那个最美好的年纪。















10,逝者的灵魂住进生者的眼底


“Yoyo,你……”

“我怎么了?”

Chuck没敢告诉他。

他刚刚在Yoyo的眼底,看到了Umbrella的影子。

评论 ( 30 )
热度 ( 48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