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JY】钥匙、雨夜和血

Yoyo听到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有那么一瞬间他都要条件发射地抓起悠悠球就抛出去了,但是随即他便想起自己已经把备用钥匙扔给了Jomm*,进入临战状态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

那家伙还是像往常一样,不按常理出牌啊。

Yoyo对着咔咔乱响的门锁无奈地笑了一下。

 

伴随着一声惊人的巨响,满身狼狈的Jomm踉踉跄跄地跌进门来,身上的血腥味重得直冲Yoyo的鼻子。

“JOMM?!”Yoyo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急忙一把上前扶住对方,入手的温度冷得令他不由打了个激灵。

Jomm的衣服全湿了。老天在上,他一定在雨中跑了很久。他从袖口、胸腹、到小腿上都溅满了斑斑血迹,也不知道是别人的还是他自己的。

Yoyo觉得自己抱着Jomm的双手都在颤抖。发生了什么?他受伤了吗?为什么被人追杀了这么久?

“我……你……咳……”Jomm挣扎着抬起脸,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他的双唇开了又合,却吐不出半句清楚的话语。他只能死死地抓着Yoyo的胳膊,力道大得十根手指都深深陷了进去,仿佛面前这个人就是他唯一的依靠。

“Jomm?你怎么了?你别吓我!”Yoyo吼叫的尾音都有些变调。

男人用力地吞咽了几下,抬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别……别问。”

这句话让Yoyo将涌到嗓子眼儿的一大堆问题都咽了回去。

 

时钟在石墙上,滴答滴答。

柴火在壁炉里,噼啪噼啪。

跳动的黄光投射出两个人相拥的影子,漆黑的人形在墙上相互缠绕。

Jomm的体温在渐渐回升。他周身的血腥味也被壁炉上煮开的茶香冲淡了不少。

抓着Yoyo的手,一点一点放松下来。

“小子,你家有热水吗。”Jomm的嗓音干涩。

Yoyo的右手沿着他的脊梁慢慢向下滑*:“有的。”

 

“给。”Yoyo递给一边擦干头上的水一边走进来的Jomm一个白色的马克杯。

Jomm看也不看就接过杯子,只喝了一口便皱起眉头:“你给我喝马尿?”

“茶,是茶。”Yoyo纠正他,“你这样子全亚洲人都要哭了哦。”

“啧,关我屁事。”Jomm甩掉挂在颈子上的湿毛巾,顺便抹了一把脖子后面的水,“老子要喝的是酒啊,酒。”

“身上还破着口的人就少说两句吧。”Yoyo指指他腰侧。

Jomm看了看正在缓缓往外渗血的绷带,不置可否地撇撇嘴。

 

“啊,电话。”Yoyo一边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一边冲Jomm打手势,“我失陪一下。”

Jomm从沙发上站起来,特别自然地拉开Yoyo家的冰箱,从里面提出一罐啤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见他如此这般,Yoyo也只能无奈地摊摊手,懒得管他,继续和电话里的人聊了起来。

 

“Chuck打来的,FLLFFL那边似乎出了点什么问题。”Yoyo一边把手机塞进裤兜里一边说。

“FLLFFL出了问题关Chuck什么事?”

“你不知道吗?”Yoyo语气平淡,“他们俩同居了。”

Jomm把嘴里含着的半口啤酒喷在地毯上:“什么?!”

“我以为你知道呢。”Yoyo抱着肩膀,有点戏谑地看着他,“毕竟你也算是FLLFFL‘最好的’朋友嘛。”他特意在“最好的”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暗地里嘲讽他居然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不关心。

“不是——他们俩——怎么可能?!!”Jomm激动起来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一边摇头一边在空中胡乱挥舞着自己的双手,“这太突然了——我不能相信——”

“你是不相信Chuck还是不相信FLLFFL?”

“两个都不信啊我干!Chuck那家伙不是睡桥洞的吗!”

“喂。老子这边还没断呢。”Chuck强压着怒火的声音从Yoyo的裆部诡异地传了过来。

Jomm突然特别想笑,两个浪了一辈子的人说在一起就在一起了,你说可不可笑?FLLFFL当年喝着酒和自己吹牛的时候,可从来没想过就和一个人过一辈子。

当然,Chuck也没好到哪去,今天睡这个,明天睡那个,兜兜转转,来回来去,就好像他从来都没在意过哪个人似的。

嘿,这么想,这两个人还真像啊。

挺好的,挺好的。

Jomm抓着啤酒罐,莫名觉得有点寂寞。

他很想去做一件事情,但是他又有点不太好意思再使一次以前的旧把戏。

所以他就自己站起来,向着Yoyo的方向过去了。

Yoyo不明所以地后退了两步,然而却还是被Jomm赶了上去,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

Yoyo有点哭笑不得:“你这么莽莽撞撞的,也不怕撞到伤口?”

Jomm把下巴搁在Yoyo肩膀上,闷闷地说:“不管了。”

“怎么了?”Yoyo在他耳边问。

“没什么。”

Jomm紧了紧环抱着他的臂弯。

 

哦,恋人啊,一旦尝过你的温度,我便不愿再在黑夜中孤独行走。

 

 

 




*注:见《天台、冷风和意料之外的邀请》 

*注:这个动作是经典的抚慰动作,不是你想的那样。嗯。

 

 

 

 

 

卡了得有半个月的糖。

北川对不起233333

灵感来源是我在冷风里行走。

好冷。

 

 


评论 ( 8 )
热度 ( 39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