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互动】Secret vs. THE MASK

还 @Zero 的债。过去的一周更得太快了看得我心发慌。

不过现在终于还完啦!发愁的要换成你惹w

很长,和老爷子无关,HPP企划互动。

好啦,不介意的话就继续看吧w

祝食用愉快。











“女士们先生们,从各个星际角落赶来的各个种族,欢迎你们的到来!今天的角斗台的擂主是:我们最近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拥有闪电般敏捷和豹子般力量的、至今为止已经保持了连续十场不败光辉战绩的——Secret!”

带着兜帽的猫耳少女抖抖脑袋,踏着观众的欢呼声滑入场地,在角斗场正中央猛地腾空而起,右腿高高上扬踢向半空,然后骤然下落!

只听一声巨响,尘土飞溅,土黄色的烟雾升腾而起,隐去了Secret娇小的身躯。待到烟雾散去之时,地上已经赫然出现了一个直径三米的巨坑!

观众的尖叫简直开始沸腾了,他们拼命拍着自己的双手,将最热烈的掌声献给这个实力高强的角斗士。肌肉壮硕的粗野大汉在兴奋地大吼大叫,如同猩猩般扯开衬衫,露出男人雄壮的胸毛。相貌丑陋的奴隶也在跟着热潮嘶吼着,摇晃着身上哗啦作响的生锈镣铐。

与台下的平民不同,坐在高台上的贵族们显得有些沉默。然而,他们略微上扬的嘴角和眼里欣赏的目光表示他们已然认可了少女非比寻常的实力。

“而今天我们的挑战者是——犯下重罪,永久徘徊于痛苦之间、丢失了自我的奴隶:THE MASK!”

角斗场的另一角的大门缓缓打开了。漆黑的洞口中涌出大量森森寒气,硬是将整个角斗场的温度降低了些许。刚刚还热闹无比的观众们都不自觉地闭上了嘴巴,屏息凝气静待着不知是什么样的怪物来临。

从黑暗的深处,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清脆、冰冷,是锁链相互碰撞的声响。重重的喘息声沙哑沉闷,如同困在狭小牢笼中受伤的野兽,警戒着,腰背弓起,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Secret神色凝重,右脚悄悄向后退了半步,身体下沉,将起跳的力量储存在双腿末端。

一个全身缠绕着锁链的黑影、拖着缓慢的脚步,从洞口现出身形来。他的脸上带着一个古怪的笑脸面具,如同一个小丑在和善地假笑一样,让人看着就觉得浑身不舒服。面具本来应该遮住他的全部面庞,然而却不知道为什么右下角破了一角,露出被缝的血迹斑斑的嘴角。

老天……Secret被他可怖的外貌吓了一跳。这奴隶是要犯下多么严重的罪行,才会被人缝了嘴巴,不准说话?

不管如何,先发制人要紧!Secret猛地冲上前去,右腿在半空中划了一个漂亮的半圆,重重踢向Mask头部右侧。

出乎她意料的是,Mask没有抵挡也没有闪躲,这一击竟是结结实实地将对方踢飞到了角斗场另一侧,直到撞倒墙壁才停下来,发出好大一声巨响。

虽然心下迷惑,但是Secret并没有放过这难得的机会,而是疾速追过去,对着还没起身的Mask又是一脚。

那奴隶依然没躲。骨瘦如柴的身子如同面口袋一样被高高踢上半空,然后像个破洋娃娃一样摔在地上。鲜血从他身下慢慢渗了出来,Mask抽搐了两下,不动了。

观众席上传来不满的嘘声。人们期待的是一场你来我往的精彩对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单方面的吊打。这样的打斗虽然一开始看起来很爽,但是长久下来也实在是令人审美疲劳。一些性格冲动的观众已经开始烦躁地嚷嚷起来,让主办方赶紧把这个废物赶下台去。

毕竟只是个奴隶而已……Secret脸上面无表情,心下却有点失望。本来还以为是个很厉害的对手,谁料只不过是个废物而已。她从袖子里抽出小刀,缓缓走近伏在地上不动的Mask,打算给他一个痛快。

“咕……呜咕……”从面具的下面传来Mask沉闷的呻吟声。

嗯?没有昏过去吗?Secret有点意外。这家伙看起来挺脆,其实还蛮抗打的嘛。不过都没关系了,反正他也活不久了。

Mask支起了一只胳膊,想要把身子支撑起来。然而那只缠绕着层层锁链的胳膊不堪重负地颤抖着,Mask试了几次都无济于补,再次摔在地上。最后一次似乎是摔得有些狠了,碰到了哪里的伤处,Mask重重地咳嗽起来。红得发黑的血沫喷溅在他手上的锁链上,盖去了上面的斑斑锈迹。

可怜人……他已经活不长了。Secret的眼中露出不忍之色,但是最终还是狠了狠心,手中的刀刃直直向着Mask的颈侧插下。

铿锵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

嗯?是被锁链挡住了吗?Secret提起刀子想要看个仔细,却不料刚刚还处于虚弱状态的Mask突然起身,大量漆黑的锁链不知从什么地方争先恐后地涌出,向着Secret的方向扑面而来!

Secret心头一惊,两条腿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整个人向后腾空跃起,躲过漫天如雨的锁链的攻击,落在角斗场的另一边。

这家伙……怎么回事???

“唔……咕……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Mask发出一阵意味不明的狂吼,嘴边的缝线被硬生生挣开了,鲜血飞溅。他的四肢也如同周身的锁链一边狂乱地舞动着,击打着地面,激起阵阵呛人的烟雾。

即便隔着一段距离,Secret还是注意到了他与刚才些许的不同:那张笑脸面具已经不知道消失到了哪里去,现在戴在TheMask脸上的是一张赤红色的面具:厉鬼般的五官愤怒地扭曲着,血盆大口露出一对狰狞的獠牙。而Mask自己面具下的真正的嘴也在嘶吼着,发出野兽般凄厉的尖叫。

暴走吗?怪不得会被安排做我的对手……Secret一脚踏上迎面的锁链,如同鸟儿一样轻盈地在锁链间跳来跳去,不时躲过从旁边刺来的突然袭击,轻松得如同在自家的后院里散步一般。

似乎是被她这样随便的态度激怒了,Mask更加愤怒地咆哮起来,无数根锁链向下深深插进地面,而他自己则借着这股力量反冲到空中。更多的锁链从他的身上喷瀑而出,就好像他的体内有个永不见底的黑洞一般。

然而战斗力的狂增带来的似乎是更多的痛苦,从Mask张到极限的大口中发出的已经不是痛苦的呻吟,而是如同因为肢体被一点点撕裂而发出的的、非人的惨号。

Secret一开始还有点奇怪,等到她真正接近了狂暴的Mask,才惊异地发现,那些锁链,根本就不是缠绕在他身上的,而是刺进他的身体里,然后再从另一个地方冒出。那些锁链还在如同有自己的生命一般缓缓流动着、翻滚着,在Mask的身体里钻进钻出,翻出片片鲜红的血肉。

神啊……这得疼到什么地步?Secret自己看着都觉得出了一身的冷汗,结果差点被一条格外粗大的锁链扫中,脚下一个踉跄,险些从锁链上滑下去。老天保佑,这可是十米的高空,就算摔不死人,也绝对能瞬间失去战斗力。

而在角斗场上,失去战斗力就等于死。

“呜啊啊啊啊!!!!”Mask的咆哮将Secret拉回现实。她向后偏转上半身躲过Mask伸过来的三条锁链,顺势一个下腰将重心切换到双手,腰部发力,修长的两条腿勾住锁链,靠着双腿的力量硬是把整个身子翻到了锁链上面来!

此时,她离Mask的本体已经不足三米。这点距离对于Secret来说,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喝啊!!!!”Secret娇叱一声,强健有力的小腿踢向Mask的头部,看似是要将他击昏,事实上藏在鞋底的小刀才是真正的杀招。Secret的全身上下各处都埋着无数的小刀,如果有人只是通过她的外表就认定她娇小可欺,那他绝对会被暴雨般的刀子刮得体无完肤。

但是这次的攻击没有像之前那样轻易得手。Mask在她临近的最后一刻终于转过头来,面具上夜叉般的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她,紧接着从他大张的口中也涌出数不清的锁链,竟是如同章鱼的触手一般将Secret的左腿紧紧缠绕起来。

完了!Secret只来得及闪过一个念头,就被飞扬的锁链带动着狠狠甩到了天上。她在空中强行扭转身体,手里的小刀偏转开迎面而来的锁链,整个人如同鹞子般从天而降,双脚深深踏进地面,而后又借力反冲,双袖一抖,无数耀眼的银光如同飞羽一般向着Mask刺去。

效果一般。Mask身上的锁链太多了,几乎是将他包裹得刀枪不入。更何况就算真的有一两把小刀中了招,Secret也很怀疑造成的伤害会不会比Mask自己身上的锁链造成的伤害更多。

更何况痛苦对于Mask的行动丝毫不产生影响,除了让那家伙发出那些刺耳的嚎叫之外,根本不影响他的武器——锁链的行动。

等等。

如果那些锁链,其实并不受他控制呢?

Secret把目光移到了Mask脸上的面具上。

刚刚他戴着另一张面具的时候,可从来没见过他控制着锁链进攻。按理说,被人打得那么惨,再怎么样也应该反击才是。

但是Mask动都没动。也就是说,这些锁链,其实是被面具,而不是本体所控制的?

Secret看了看周身狂暴无序地舞动着的锁链,大部分只是在无差别地攻击着周围所有的物体,就连角斗场边缘搭起的护栏都被击打得摇摇欲坠。

看来是因为暴走的缘故没错了。Secret绕着角斗场小跑起来,两眼却盯着Mask的脸,寻找着必胜一击的机会。

只要打碎他的面具……打碎他的面具,就可以停止那些锁链!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的Secret加快了速度,绕着场地一圈一圈地疾速奔跑,越跑越快,越跑越快,到后来竟只能看见一叶黑色的残影带着呼啸的风声激起大量的尘土。

在观众愈来愈高的欢呼声中,Secret像炮弹一样射向高空,很快就消失得连影子都看不见了。就在观众们议论纷纷好奇她的去向的时候,Secret那娇小的身影又重新出现在天际,向着一众锁链所包围的中心处狠狠下落!

Mask抬起头,那张丑恶的面具冲着她张开大嘴,愤怒地咆哮。然而他只咆哮到一半,就被Secret一脚蹬碎了面具,碎片如雨般四处飞溅。

所有的锁链都静止了一瞬,然后飞快地缩回Mask的体内。因为没有了锁链的支撑,再加上Secret那一脚的力道,Mask的身体被惯性带得向后飞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结束了。

Secret在空中翻了个后空翻,然后足尖轻盈地落地。她从十指间弹出八把小刀,迈着优雅的步伐徐徐向着那个半死不活的失败者走去。

好家伙,居然还清醒着。Secret不禁暗地里咋舌。不过看起来,他好像是在……哭?

没错,就是在哭。Mask用他那骨瘦如柴的手臂捂着自己的脸庞,刀削般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哭得十分伤心。

实在是太可笑了,居然会因为角斗输了而哭。

你难道不知道,角斗失败了,下场只有……死吗?

Secret举起刀刃,眼里露出危险的神色。

Mask哭泣着转过头来。

Secret惊异地看到他脸上居然戴着第三张面具!愁眉苦脸,五官皱在一起,而那些透明的泪水和哭泣到抽噎的声音都是从这张面具里发出来的。

这是什么?!!Secret觉得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只看到Mask的身体似乎抽动了一下,想也不想便开启了极速模式向后跳跃着闪躲,然而还是晚了一步,尖锐的痛苦从身体右侧扩散开来。Secret颤抖着伸出手,摸到了满手的鲜血。

Mask再次站了起来。锁链碰撞的声音仍然在回响,然而他的周围却什么也没有。Mask摊开手,手心里,一小段被染成血红色的锁链竟然诡异地浮到了半空中。

怎么会有第三张面具?!而且这是个什么能力,念动力吗?Secret强忍着疼痛站直身体,双耳敏锐地捕捉到了风声涌动的声音,下意识地举起小刀向着声音的来源处击去。

空气发出金属铿锵的碰撞响。Secret惊讶地睁大眼。明明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从手上传来的力道却清清楚楚地告诉她,和她僵持的正是Mask的武器——无处不在、令人讨厌的锁链。

但是这怎么可能?难道这张面具还能让锁链隐形不成?

“我……已经……提醒过……你……了……”Mask居然开口说话了。只不过他的声音沙哑刺耳,如同金属刮擦的声音一般。

八成是经年累月的嘶吼,喊坏了嗓子吧。Secret充满恶意地猜想着。

“我不想……和你……打……”Mask艰难地向前挪动着双脚,动作迟缓,和刚刚狂化的时候判若两人,“我很……累……没有……力气……”他抬起头,脸上的面具还在兀自抽泣,仿佛在回应着他的话一般。

手上僵持的力道消失了;看样子这家伙自己把锁链收回去了。Secret放下手,不动声色地将小刀收到袖子里面,沉声道:“这里是角斗场,要么胜,要么死。”

她高傲地扬起脖子,嘴角弯起一个鄙夷的笑:“你不想打?可以啊。乖乖去死,你就可以不用再打了。”

那张哭泣的面具伤心地看着她。Mask没有说话。他那细如麻杆的两条腿不堪重负地颤抖着,瘦弱得连自己的身子都支撑不住。

看起来这张面具对他没有速度加成……光靠他本体移动的速度,Secret有自信可以在五秒内近身干掉他。不过锁链有点麻烦,失去了视觉定位的情况下只能依赖听觉,而锁链相互碰撞时发出的声响会干扰定位,再加上身上的伤口会在一定程度内影响自己的移动速度;这一切让躲避锁链的难度大大增加了。

Secret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苦笑。我可不像这家伙,丝毫不受痛苦的影响啊。当初那帮混蛋把我踢出来之前,怎么没记得关掉我的痛觉呢……

“就到此为止吧!”

一个清冷的声音从高处传来,紧接着一根粗大的水管从天而降,“砰”的一声插进地面,露在外面的断口十分粗糙,仿佛是被人随手从什么地方掰下来的一样。

“是羽鸟大人!”观众里有认出这标志性武器的人忍不住高声叫了起来。

“啊啊,混世大魔王的贴身秘书……”

“管理‘Marvelous’的大人为什么会来这里……”

一时间观众们议论纷纷。

梳着绿色卷发的盲眼少女从飞机上跳下,落到Mask身前,伸手护住他,沉声道:“这场角斗立即终止!参战的一方并不是自愿注册参加的战斗,所以角斗无效!至于把他拐卖到这里来的奴隶贩子,我建议你三天之内到Methodic去报到,不然的话……”她顿了一下,冷笑了三声,“你就等着和OLV好好谈谈吧!”

她弯下腰,像捡拾一袋大型垃圾一样把THE MASK拎起来扛在肩膀上,满脸不情不愿地小声嘟囔道:“真是的,要不是Hiragi那家伙看不住自己老婆,我才懒得管这档子破事呢……我凭什么要放着Neeo做好的鱼汤跑到这个偏远角落里来做这种事情啊……回去非得好好跟他说道说道不可……”

Secret的猫耳不可置信地动了动。她刚刚没听错吧?老婆?这家伙……其实是个女的?

不不不,Secret,你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摇了摇头,仿佛是为了增强自己的信心似地,和自己说。

这家伙……根本就没有性别吧!

所以这个叫Hiragi的人到底是有多么重口,连这种锁链都能睡得下去啊!

Secret觉得很抓狂。

她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三观,似乎在今晚,破碎了。

评论 ( 14 )
热度 ( 20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