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YF】重逢

黑暗中,亮起了一点光。

似乎是被本能驱使着一般,Yoyo向着光亮处走去。

身体好像变轻了,脚步也越来越快。双眼看得越来越清楚,那亮光的源头,似乎是一间亮着灯火的酒吧。

有人接近了。一如既往坚定而沉稳的步伐,背着光亮,向自己张开双臂。

这会是真的吗?Yoyo一时间竟有点不敢相信。

近了,离那个人逐渐近了。即使背着光,也可以看清那个人脸庞的轮廓了。一阵酸楚涌上Yoyo的眼眶,但他不敢流泪,怕泪水模糊了自己的眼眶,看不清那个令自己朝思暮想的身影。

会是你吗?

FLLFFL。

“哟。终于来啦,臭小子。”

听到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Yoyo瘪了瘪嘴,终于没忍住,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淌。

“Alfa。”他开口的声音竟也有些哽咽。

“啧啧,又哭。”FLLFFL用大拇指替他抹去眼泪,笑得一脸轻松,“多少岁都长不大,是不是?”

Yoyo也觉得自己有些好笑,胡乱抹去泪水反驳道:“我现在可也六十多了,论年纪不比你差多少。”

“都六十了?那咱俩可真是好久没见了。”FLLFFL显得有点惊讶。

“是,二十年,可真够久的。”Yoyo有点埋怨地用胳膊肘碰了碰FLLFFL的。

FLLFFL大笑,搂着Yoyo的肩膀推着他往酒馆那个方向一边走一边说:“这件事也不能怪我……对吧?”

“那你还想把锅扣在我的头上咯?”Yoyo不客气地还嘴,“明明是你让我做的。”

“呃……反正我还是很感激的啦。”FLLFFL有点不好意思地偏过头。

“感激能换来我二十年付的酒钱吗?给你换了咖啡机你也没用上,真是的。”Yoyo没好气地说。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FLLFFL笑着举手投降,“从现在开始,所有的酒钱都我付,行了吧?”

“可算了吧。现在我可不觉得我需要什么酒精了。”

“随你。”FLLFFL耸肩,“反正大家都在喝,再来一杯也无妨吧?”

“大家?”Yoyo不解地问。

“对,大家。”FLLFFL推开门。

入眼是一片嘈杂,各种各样的人挤在酒桌和吧台周围,举着乱七八糟的样式的酒杯相对痛饮。Chuck还是老样子带着红色的头巾,正在和Steel一边猜拳一边灌对方酒;Tarantula四个触手分别拎着四个酒瓶子,在一大群人面前炫耀自己的花式调酒技术;Drifts和Gel都喝得醉醺醺的,看样子其中一个倒在桌子底下是迟早的事;Umbrella那小子和Namesis那群人混在一起,被Guz那个老狐狸掐着脖子灌Vodka;Benman貌似在和一个拿着拖把的人在争吵,似乎对于自己的桶被用作了清洁工具而感到很是不满;Pulse和D在掰手腕,桌子旁边围着一大群嗷嗷叫好的人群。

“哦哦!看看是谁来了!”Chuck一转头看见FLLFFL推着Yoyo进来,忍不住大叫一声。Steel抓住他分心的机会一把把他压倒,举起手迎接众人的喝彩。

“喂喂!你这可是作弊啊我说!”Chuck十分不满地冲着Steel大喊。

“那又怎么样,我们来比骰子?”Steel慢吞吞地说。

“骰子你肯定要作弊,我拒绝和你这个喜欢出老千的赖皮鬼赌任何和骰子有关的东西。”Chuck嘟嘟哝哝地发牢骚。

“嘿Chuck!老朋友许久不见,不好好打个招呼?”Yoyo伸手给了他一拳,Chuck笑嘻嘻地用手掌接下,然后掌心开始冒出火来,痛得Yoyo嗷的一声缩回手。

“你这混蛋,二十多年了,也不换个花样!”Yoyo一边甩手一边骂。

“毕竟……我都没怎么变嘛。”Chuck摊手,“倒是你,我还挺期待看看你老态龙钟的样子的。”

“你想都别想。我爱几岁就几岁。”

“是,是。”Chuck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这里一群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FLLFFL一个,为了你,一直都是四十多岁的样子,我每天看着都觉得被秀了一脸。”

Yoyo微怔,似是不可置信一般回头打量着FLLFFL,而后者也温和地回望着他。

“FLLFFL,你真的……?”Yoyo小声地问。

“这不是怕你认不出来吗。毕竟我年轻的时候我们从未见过。”FLLFFL笑得温柔。

Yoyo无言,只得用力握住FLLFFL的左手。

此时此刻,他与他十指相扣。

而这,真实不虚。

 




 









接前面的捅刀三连发,讲的是YF两个人死后重聚的故事。

……其实这个也算糖吧?对吧?好歹又能见面了啊,在另一个世界永生了啊。

……啊啊不要打我,好痛。

好吧,中间的对话可能有点令人迷惑,如果看不懂请先去看前面的捅刀三连发(猝不及防的广告hhhhh)。

如果还看不懂的话……解释在这里。不过那可就是真的刀了啊。

确定?

……

好吧。

FLLFFL在Yoyo四十岁的时候因为不可抗拒的自然衰老而虚弱,无法接受在病床上苟延残喘的FLLFFL要求Yoyo给自己一个痛快的终结。

而Yoyo……从那句“是你让我做的”也能看得出来吧。

这件事情两个人说得轻松,但是其实在FLLFFL死后Yoyo酗酒得很是厉害,孤独一个人守着酒瓶过了二十年……想想都觉得可怕。


评论 ( 18 )
热度 ( 32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