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CF】毒与FLLFFL

Chuck X FLLFFL,重要人物死亡注意。以及这只是个没开头没结尾没逻辑的随笔_(:з」∠)_我仍然是爱着这里的每一个人的,不论他们的结局是如何请一定相信我我还是爱着他们的嘤嘤嘤(捂脸)。最后结局分化为GOOD END和BAD END,请根据喜好随意地……(_(:з」∠)_好像除了我这种人也没有人喜好BE吧,啰啰嗦嗦了一大堆对不起QWQ。


“该死的……该死的混账……没有荣誉心的家伙……”

很少见到FLLFFL如此狼狈了。

是因为毒。

RHG中从来没有过用毒的家伙,那从来都是被认为是不光彩,而且令人不齿的。

但是FLLFFL偏偏碰上了一个。

没有解。

知道配方的人已经死在了FLLFFL的剑下,而熟识的RHG中大多数人都对药物学一无所知。

“嘿Alfa!很久不见了,还在因为上次我赢了你耿耿于怀吗?正好我也闲的无事,再来一场怎么样?”Chuck一边挥舞着棍子一边快活地打招呼道。

FLLFFL咬着牙,强撑出一个嘲讽的笑来。他抹去脸上渗出的冷汗,拄着剑挺直了腰板:“可以。”

他忽略了此刻自己的身体条件连剧烈运动都无法再负担下去。

 

Chuck只觉得不对劲。FLLFFL的体力惊人的小,哪怕是几下连击都会让他出上满头的汗,而开战才不到五分钟,FLLFFL就开始剧烈地喘了起来。

Chuck十分确定这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距离两个人上一次见面还没有多久,怎么可能发生突然的实力上升或者下降的情况?

“Alfa?你还好吗?Alfa?Alfa!!!……”

  

FLLFFL已经很久没有在医院醒来了。

通常他来医院都是来探望某个被自己打得鼻青脸肿的可怜对手。

不过这次来的理由可真是不光彩啊。FLLFFL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Alfa……”Chuck有点迟疑地从门口探出头来。

“啊,是你啊。”FLLFFL想要坐起身来,却惊讶地发现支撑自己的胳膊已经虚弱得连这点动作都无法顺利完成。

Chuck走到FLLFFL床边,随手拉了一个椅子坐下。

“怎么了?”FLLFFL发现平日开朗的Chuck今天沉默得有点反常 。

Chuck没有回答。他也不去看FLLFFL的脸,只是垂着头,如同在忏悔。

FLLFFL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我还剩下多少时间?”

“……最多三个月。”Chuck的声音有点低沉。

“三个月啊……”FLLFFL眯起眼睛,看着天花板,“时间还蛮长的。”

他再一次想要坐起身来。这次他用上了双手,总算是成功了。就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让他重重地喘了几口气,看来身体的虚弱程度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Alfa,我已经尽力去找了,但是……”

“没有解?我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FLLFFL挥了挥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哪怕有缓解症状的药也行,我可不想成天到晚在床上躺着。”

“医生说他们倒是有一些缓解肌肉松弛和肌无力的药,但是那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你还是需要休息,Alfa……”

“药呢?”FLLFFL打断了他,伸出手。

Chuck把脸埋在了手掌里。良久,似乎是很不情愿地,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管装着乙酰胆碱*溶液的针筒。

FLLFFL接过来,看也不看就沿着胳膊上的静脉打了进去。稍微按压止血之后,FLLFFL闭上眼睛,靠着背后的枕头,静静地等待药力发作。

在这期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旷的单间病房里安静得可怕。

过了一会儿,FLLFFL睁开眼:“Chuck。有兴趣再来一场吗?”

Chuck猛地抬头,满眼震惊:“你,疯了?”

“我的神志清醒得很。”FLLFFL一边拔自己身上的针头和电极一边下床,“起来,你挡到我了。”

Chuck突然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一个移步挡在FLLFFL和他的剑中间:“不!Alfa,你会死的!”

“总比死在病床上好。”FLLFFL阴沉着脸。

“不,我求求你,Alfa,一定会有什么其他的方法的!”

“Chuck,算我求你一次,”FLLFFL平静地说,“别让我死在病床上。”

Chuck怔怔地看了FLLFFL一会儿。他已经明白了FLLFFL潜藏的意思。那个答案令人痛苦又无力,沉重得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好。”Chuck缓慢地开了口,声音干涩得如同将死之人。

“很好。”FLLFFL抓过剑柄,背在背上,“让我们再来一次。”他一步一步向着外面走去,步伐坚定而沉稳,仿佛他不是去迎接死亡,而是去迎接那光明璀璨的未来。

“……这一次,不死不休。”

Chuck也拾起自己的武器快步跟上,只是眼角的泪水却无法停止。

  

“起来!像个勇士一样堂堂正正地跟我战斗啊!为什么要放水?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和怜悯!”

“Alfa!听我说,我们一定能找得到治疗你的……”

“我的身体撑不到那个时候了。告诉我,你愿意死在病床上还是死在战场上?回答我!Chuck!”

“一定还有什么别的方法的!我求求你,Alfa……”

“已经没有别的方法了。拿起你的武器!面对我!如果你不能杀了我的话,那么今天在这里结束的就是你的生命!”

“Alfa,不……”Chuck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不,还是有办法的。”第三个声音伴随着金属撞击时清脆的锵响插入两人的对话。

“Umbrella?”两个人一起惊讶地回头。

 

设定上是在断臂之战之前。FLLFFL没有遇到过Umbrella,但是Chuck曾经和Umbrella交过手,知道他是政府的人。Umbrella提出可以通过冷冻的方式延长FLLFFL的生命,直到找到解毒的方法为止。代价是FLLFFL要为Umbrella背后的组织做三件事情。

FLLFFL一开始是坚决不同意的,但是耐不住Chuck苦苦相求,甚至愿意代替FLLFFL完成其中的两件事情。

于是FLLFFL走进了冷冻舱,Chuck在三个月之后找到了可以解毒的人,将FLLFFL从冷冻舱里解放出来。在这期间Chuck已经完成了一件事情。

 

分化结局: 

BAD END:

Chuck在完成第二件事情的时候发现了组织的秘密,而FLLFFL被要求做的第三件事情则是TERMINATE Chuck。

FLLFFL拒绝了这个任务。他不可能对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下手。带着Chuck一起,两个人亡命天涯,但是最后被Umbrella逐个击破,Chuck不慎被伞刺穿,FLLFFL则抓住机会将剑送进了Umbrella的心脏。

最后Chuck因为失血过多死在FLLFFL的面前。

 

GOOD END:

Chuck和FLLFFL一起完成两个人要完成的最后一件事情,发现了组织的秘密,毁灭了组织的核心,解放了Umbrella,后者加入了Namesis。Chuck和FLLFFL隐居去了,过上了天天打情骂俏的日子233333。

 

*注:乙酰胆碱,英文名Acetylcholine,医疗上用于缓解重症肌无力。

 

评论 ( 17 )
热度 ( 31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