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SS】好兄弟就是要有难同当

“Shura.”Shuriken把自己最好的朋友逼到一个角落,双手撑在对方身体两侧,神情严肃,“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对吧?”

Shura有点懵:“是、是啊?”

“上一次你在Ministry被Foxtail偷走了腰巾,是我陪着你去要回来的吧?”

是啊,然后你又被Foxtail偷走了围巾,试图靠角斗来赢回来,结果Foxtail关了你的音乐,导致你被痛扁了一顿*(注1)。

哦,更不要提你还在打斗中被那女孩儿不小心被撞到了蛋。

Shura撑着死鱼眼想。

“所以,”Shuriken的声音开始发抖,“这次你一定会帮我的,对吧?”

“那当然,朋友!”Shura重重拍上他的肩膀,竖起一根大拇指,“为了你,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

五分钟后。

……

“你刚刚说,”Shura瞪着Shuriken床上那摊像破布一样的东西,嗓子发干,“你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撕烂了Tentionmaru的,围巾?!!!!!”

Shuriken瑟瑟发抖地点了点头。

“你他妈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Shura突然爆发一样跳起来,揪着Shuriken的围巾冲他大吼,“这可是老大唯一一条围巾!哪怕当年在沙漠里Nhazul因为自己的围巾破了要借他的换着带*(注2),他也没松口过!你不是常说围巾就是我们的生命与尊严吗?!现在老大的‘尊严’变成了那个样子,你觉得他会怎么找你算账?!!!”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找你嘛……”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Shuriken看起来要哭出来了。

Shura自己也是脸色惨白。虽然他俩以前惹事儿就没消停过,哪怕是往两位老大脑袋上扣蛋糕也丝毫不惧。但是围巾,是底线,是带着十万伏特高压的,绝对不能碰的红线。

“怎么办?虽然老大们现在不在,但是鬼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Shura战战兢兢地瞥了一眼窗子,风顺着大敞着的窗口呼呼地刮进来,吹得两边窗帘不住地抖动,就和他们现在一样。

“要不……要不我们先去和其他成员说说,借他们的围巾一用,等老大消气儿了再还给他们?”Shuriken小声提议。

Shura觉得这个主意糟糕极了:“先不说他们的围巾颜色都和老大的不一样,就是我们真的去问了,你觉得他们会给吗?更不要说Zetabrand的前辈们都是一个赛着一个的干他妈的强,咱俩真的不会被按到地上擦地板吗???”

“总比被Tentionmaru打死要好吧!”Shuriken哭丧着脸叫道。 

Shura讷讷地松开手。Shuri说得对,这次可能是他们遭遇到的,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那好,这次我就帮你一次。”Shura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挺起胸膛,“现在还在Zetabrand的人就两个。我去找Foxn’Q谈,他虽然平时沉默寡言,但是应该还算个心地善良的家伙。”

尽管遇到的状况可能是一个对俩……其中一个还有可能随时变成致命的武器。

而我只有我自己的身体。

Shura默默地攥紧了拳头。

不论如何,我不能忍受看着Shuriken一个人受苦。

我必须要帮他!

“真的吗?!!”Shuriken一个鱼跃从地板上跳起来,抱着Shura又哭又笑,“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我就知道!太好了!我去找Ichimaruu,祝我好运吧!朋友!”

说着,他风风火火地撞开门,头也不回地跑远了。

是啊,你可能会需要很多好运……Shura望着他越来越小的背影,沉痛地想。Ichimaruu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

希望你这次能完整地回来。

 

 

“你·说·什·么?!”

Fox把手里的烟用力断成了两截。

Shura咽了口口水,把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不是我不想给你,小子。”Fox把手里的烟扔在地上,抬脚碾了碾。他抬起头来,眼里燃烧着压抑不住的怒火,“如果我真的把这玩意儿给了你……”缠在他脖子上的围巾突然动了起来,从中升起一个漆黑的人影,落在他身后。

“……你觉得Q他妈的要住哪儿?!啊?!!!你的裆下吗?!!!!”

Fox怒吼着跳起来,手里攥着Q刚刚变化成的长剑,向着Shura迎头劈下。

Shura急忙往旁边一闪,剑锋刚好劈在他身侧的地板上,乱石四溅,刮得他脸颊生疼。他向后跳跃着闪过Fox紧接而来的飞踢,腰间的红巾飞扬,擦过对方的脚尖。

“我他妈可是,”长剑变成了机关枪,“九死一生才换来这么个好搭档!而你,”Fox端着枪咬牙切齿地对着Shura一通扫射,“竟敢这么侮辱他?!告诉我,谁他妈给你的勇气?!啊?!”

Shura双手抱头,十分狼狈地躲着迎面而来的枪林弹雨,“我他妈只是想借个围巾而已,为什么会上升到人格侮辱的层面啊?!你想的也太远了吧,兄弟!”

“而且,”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大吼,“为什么Q就非得当你的围巾不可啊!你俩站一起不也挺好的吗!”

“你他妈想得太简单了!”Fox怒不可遏地咆哮,声音甚至盖过了机关枪的突突声,

“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吃饭啊!!!!!”

“原来是他妈因为穷吗!!!!!!”

“少给我废话!解决他,Q——”

Fox举着一个足足有三米长的、巨大而狰狞的、闪烁着无数红光的激光发射器对着Shura,

“LASER!!!!!!!!!!!!!!!!!!”*(注3)

一道粗大而耀眼的紫色光柱闪过,Shura就觉得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他只觉得自己大概撞破了四五道水泥墙壁,随即便在和暖的阳光下,高高飞上了天空。

Shuriken……我是帮不了你了,你……加油。

 

 

Shuriken这边也没好到哪里去。

Ichimaruu连话都懒得跟他讲,上来就是一个朝天蹬把他踹到半空中,然后又高高跳起来,对着还没回过神儿来的Shuriken连续出拳,招招精准,就是冲着他的脸去的。等到Shuriken觉得自己的两颊肿得比猪头还大之后,Ichimaruu扬起一条腿,对着他的脊背重重地劈了下去。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伴随着巨量的烟雾,Shuriken整个人非常平均、非常完整地,被拍进了地里。从牙齿的缝隙间,他深切地感受到了泥土的芳香。

虽然现在他的眼皮已经肿得看不清任何东西了。

“我告诉你一件事情。”Ichimaruu戴着形容可怖的恶鬼面具缓缓向他走来,毫不留情地一脚踩在Shuriken的背上,湛蓝色的围巾在他颈间猎猎飞舞,“永远,永远都不要再和我提这件事情。”

“永远。”

他扛着白色能量化成的巨型的镰刀*(注3)渐行渐远:“你很幸运我没把终结技用在你身上。否则Nhazul可能需要找把铲子来收拾他的学生了。”

Shuriken大头朝下地趴在地上,觉得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个关节不痛的。他算是明白为什么Nhazul只肯让他和Kixx或者Viruskid对练了:这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啊。

天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对上他还能有点还手的机会……

只有一个词能形容了:

碾压。完全就是碾压。

 

 

“嘿,Shuri.”Shura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需要我帮忙把你抠出来吗。”

“……至少你还能动。”Shuriken艰难地活动着自己的奇痛无比的下巴,感觉没被Ichimaruu那个疯子打脱臼就已经很幸运了,“怎么样?”

“咳!也不……不怎么好。”Shura剧烈地咳嗽了两声。

Shuriken感到有什么粘稠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后背上:“喂。你不会是……把血吐我身上了吧?”

“抱歉,忍……忍不住。”Shura伸手,拽着他的围巾想要把他扥出来。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又引起了他剧烈的咳嗽,鲜血就跟开了眼儿的喷泉一样不断从他嘴里往外涌。

“不、不行……”Shuriken的脑袋才刚刚抬起一半儿,Shura就没了力气,不得不松手,结果Shuriken的脸又精准无比地拍回了地里。

“你他妈的……”Shuriken只来得及骂出半句脏话,便无力地陷入了昏迷。

Shura索性在他身体砸出来的这个大坑旁边躺了下来。

虽然浑身上下痛极了。

但是……

Shura微眯起眼注视着一望无际的,晴朗的天空。

天气,真好。

 

 

远处有呼啸声由远及近。

Tentionmaru从自己的红龙上跳了下来,诧异地看着自己的两个伤痕累累的学生:“咦?你们怎么伤成这样?发生了什么事?”

Shura真的很想起身,但他是在没力气了,只能指指一旁Tention那条破破烂烂的围巾:“我们在试图找……找谁来替Shuriken赔你的围巾。”

“怎么,你们以为是他把我的围巾弄坏的吗?”Tentionmaru惊奇地睁大眼。

Shura勉强点了点头:“他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躺在他身上,以为自己在睡梦中把它扯坏了。”

Tentionmaru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随即便像是听到什么滑稽的笑话一般哈哈大笑:“原来我当时用力一扔居然扔到他床上去了!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巧!”他蹲下来,一边安抚着拍着Shura的肩膀一边笑个不停,“那玩意儿是今天我和Kixx打的时候弄坏的,完全不关你俩的事儿啊!你们居然也没想着多看两眼,你看看这上面撕裂的痕迹,如果不是Kixx的猫爪子,能弄成这样儿吗?”

“所以我们刚才才出去抓这家伙了。”紧跟其后的Nhazul提着昏迷不醒的Kixx从十字架上走下来,“臭小子犯了错儿还想跑,Zetabrand就没见过这么没担当的。”

“反正,这次他又要在医院躺着了。”Tentionmaru站起来,拍了拍手,“不过,这次他可不会寂寞。你们俩这是招惹上谁了啊?”

“Foxn’Q.”Shura郁闷地指指自己,“Ichimaruu.”又指指Shuriken.

“你们俩……可真能惹事儿的。”Tentionmaru叹了口气,冲着身后的Nhazul招招手,“去找把铲子来;我们可能得费点儿劲儿才能把Shuri从地里挖出来了。”

Shura悲哀地在心里长叹一声。

这他妈都什么事儿啊!

 

 

 

 

 

 

 

 

 

*注1:见C3Whiterose在2016年10月发表的《Foxtail on a Normal Day 2- Fight For It

*注2:见《【TN】我的生命!我的……尊严?

*注3:见Zetabrand在2011年11月发表的《Zetabrand Final Finish

评论 ( 13 )
热度 ( 80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