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密医组·Crossover】芙兰大宅里的小秘密

灵感来自于 @腐肉•黑铁•山茶花 太太的密医组Crossover. 

你们快去看她画的图!敲级好看!!!!

文中出场人物:

黑杰克(Black Jack,BJ),皮诺可,漫画《怪医黑杰克》——手冢治虫

芙兰,冲田,阿德蕾亚,漫画《疯狂怪医芙兰》——木木津克久

Surgery Rick,Morty,游戏《PocketMortys》——AdultSwim

 

 

 

 

 

 

 

 

 

 

 

 

“你这样做,根本就是不尊重生命!”

“看-嗝-看看你的周围,要说最不尊重生命的,怎么着也轮不上我吧?”

啊~啊,那两个人又在吵架了,真是伤脑筋。

芙兰一进家门,就听到远处的大厅里传来两个男人激烈争吵的声音,不禁烦恼地抚了抚额头。

“冲田,我走之前留在烤箱里的小甜饼烤好了吗?啊,以及,如果可以的话,可不可以让阿德蕾亚去地下室,帮忙把架子上摆着的那盒伯爵红茶拿上来呢?”

头戴螺丝的少女对着身旁相貌英俊的人面猫说道。

人面猫沉默地点了点头,晃着尾巴,跳着远去了。

穿过阴暗沉闷的走廊,映入眼帘的是宽阔空旷的大厅。因为不久前还被芙兰用作临时的五十人同时手术的手术室,所以现在到处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儿。

一黑一白两个男人站在大厅中央,相对而立,吵得不可开交。

左边的男人约莫三十岁上下,除了左半边的白发之外一身漆黑,举手投足间身上的黑色大衣会发出微不可闻的金属碰撞声。他的全身上下都和芙兰一样布满了缝线,脸上更是有半边呈现出和别的地方不一样的肤色。他的目光锐利,眼神坚定,声音有若洪钟,有着震撼人心的力量。

而他右边的男人则显得苍老多了,眼角的皱纹、浮肿的眼袋、和松弛的皮肤都揭示着男人不小的年纪。他穿着一身未来风格十足的护士装扮,眼睛周围一圈青色悬浮着的显示屏和胸前古怪的三角形徽章尤为瞩目。如果他不是满口脏话,骂骂咧咧,或者时不时从哪个地方摸出一只方形的金属酒瓶喝上一口,估计会让人肃然起敬吧。可惜,他这个吊儿郎当的样子,只会令人联想到深夜酒吧门口乱喊乱叫的醉鬼。

“芙兰姐姐!”

脚边传来小女孩甜美的声音。

芙兰低下头:“啊,皮诺可。他们俩从刚才开始就这样了吗?”

梳着两对蝴蝶结的女童满腹怨气地撅起嘴:“医生和Rick先生又开始吵架了。皮诺不明白,为什摸人们总要因为一些没意义的至情吵来吵去呢?”

被女孩的天真所打动,芙兰人造的脸上浮起爱怜的笑容。她蹲下来,摸了摸皮诺可的头顶:“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并不是没有意义呢?”

“真至的,不要把皮诺可当小孩子啦!”女孩不满地踮起脚,尽力想要让自己看起来高大一些,“皮诺可心理可至个层、年、人!”

“好好好,成年人就成年人啦。”芙兰随口敷衍着,显然是没把她的话当真。

皮诺可气鼓鼓地跺脚,对着跟在芙兰后面的冲田做了个鬼脸。

 

 

 

 

 

 

芙兰抬腿迈进大厅的时候,两个男人的争吵正进入白热化。

“器官买卖是罪!罪!人的身体怎么能像机械的零件一样被如此随意地处置?”黑杰克上前逼进一步,气得脸都有些扭曲,“你这样置生命的意义于何地?”

Rick拔出酒瓶,向后仰头,喝了一口:“生命本来就毫无意义。何必纠结?”

“我简直难以想象你这样的人也有脸行医!”黑杰克转过身去,背着手在房间里踱起圈子。脚步咚咚,沉重而愤怒。

“嘿,至少我还有个行医执照。虽然只是在Citadel里面通用咯。”Rick无所谓地扯扯胸前的徽章。

“行医执照”这四个字深深刺痛了黑杰克。他猛地转过头来,用手指着对方的鼻子,怒喝道:“像你这种人,哪怕拿着执照也是个祸害众生的庸医!”

“好啦,好啦。”芙兰苦笑着挤进火药味浓重的两个人中间,一手推着一方的胸膛试图把他们分开,“话也没必要说得这么重,对吧?”她转向Rick,“BJ先生肯定不是真的这么想的,别介意。”

Rick耸耸肩,拿着戴了橡胶手套的小指掏了掏耳朵,表示自己根本没听进去。

“真是的,Rick先生也是,好歹稍微听一下别人的话啊,也难怪BJ先生会那么生气。”芙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开始怀疑天使博士把两人邀请到同一个地方是不是个错误。

最开始是因为手头来了个特别难搞的病人。

不但身体上出现了从没见过的各种疑难病症,有一部分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增生,内里还能看到通体晶莹的绿色寄生虫,似乎不是地球生物。

这下可苦了芙兰。光是通过表面的症状来诊断疾病的种类、移除那些增生的囊肿就足够她手忙脚乱一阵子了,那群奇异的寄生虫更是欢快地在病人的皮肤表面钻来钻去,所到之处都仿佛被吹起来的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

累到虚脱的芙兰在手术台前昏迷了三次,最后还是天使博士无可奈何地搓着下巴:“嗯……那就叫些外援来吧。”

结果叫来的就是这么两个家伙。

芙兰忧愁地想。

黑杰克是个世界闻名的密医不错啦,手术的手法也又快又精准,切除肿瘤病灶犹如探囊取物一般。对于诸多芙兰不懂的疾病,也可以一眼看出其根源所在。除了平日都冷冷地,不爱说话之外,感觉也不算特难相处的人啦。

而那个自称Surgery Rick的老疯子……芙兰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评价好了。虽然高科技的医疗设备一大堆,来自外宇宙和平行空间的医疗手段也不少,但是行事古怪又乖张,说话混乱又疏离,整天泡在酒精里醉成一滩烂乎乎的肉,挂在嘴边的净是些宇宙人生毫无意义的疯话。不过,芙兰倒也悄悄见过几次他对着一张小肖像出神:画面上是个棕色头发、黄色T恤的十几岁少年。想必是对Rick先生来说很亲近的人吧。

“反正我坐、坐在Citadel也是无所事事,顶多祸害几个Morty之类的。”Rick脸上浮起一丝讥讽,“死在我手底下的病人可是一个都没有。”

“医生是人,不是神!我们又不是全知全能,面对无能为力的疾病时,死亡是无可避免的!”黑杰克的眼底泛红,似乎是想起来自己没能救回来的老师。

“相反,你倒是一直都在想着如何把别人的性命玩弄于股掌之间。这样做对你来说很愉快吗?Rick先生?”他厉声质问道。

Rick举起双手:“我可是Rick Sanchez!我以为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哦,哦,不用谢。我很抱歉你必须得接受你的宇宙里存在一个神的事实,但是它就是这样。”

黑杰克后退两步,厌恶地皱起脸:“荒谬至极……”

“我可没指望你那点可怜的智商能够理解。我都好奇你是怎么当上医生的,Black Jack先生?”

啊啊啊,怎么又吵起来了啊!

芙兰被夹在怒火熊熊的两人中间,苦不堪言。

“那、那个……可不可以请你们停一下……听我说……”

可惜她怯生生的声音完全被两个大嗓门淹没了。

“哪怕全世界的人都指责我是个无照密医,我的行医资格也轮不到你来质疑!”

“那可真抱歉,我根本不是你们世界的人。也许是时候收收您那无所谓的自尊心?根本没-嗝-没人在乎!没,人,在,乎!”

……

“啊啊啊啊真是的听我说啦!!!!!!!”

气急败坏的芙兰一声大喝,两只手抓着脑袋顶上的螺丝,竟是生生把自己的头从脖子上拔了下来!

一时间,两个男人都被眼前骇人的景象镇住了,顿时安静下来。空旷的大厅陷入死寂,仿佛掉根针都能听见。

芙兰捧着自己的脑袋,把它举得高高的,左右转动了一下,满意地说:“很好。这下我总算可以平视着你们说话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前究竟在争论什么,但是麻烦两位都先冷静一下吧。”

“Rick,我知道说话刻薄是你们Rick的天性使然,但是在一起上台手术的伙伴面前,就不能稍微、有点展露出同理心?我相信哪怕是神,也不是毫无人性的怪物吧?”

当然,我之前看到的那一团会飞的意大利面不算。

芙兰在心底摇了摇头。

煮才不会在乎这些事儿呢。

“还有BJ先生。”她转动了一下手腕,好让自己的眼睛直视着对方,“即便这次可能的确是Rick先生有错在先,也没必要相互攻击吧?这种事情除了会伤害自己、也伤害对方之外,毫无结果哦?BJ先生也行走世界那么多年了,想必也不会再纠结一张小小执照的事情了吧?”

黑衣的男人微微颌首,表示赞同。

Rick则摊开手,晃了晃手心的酒瓶,没说话也没反对。

“好啦!”芙兰突然展颜一笑,把头安回脖子上,用线缝好,“吵架结束啦。现在是快乐的下午茶时间!”

全身绷带的黑发少女和通体雪白的人面猫推着银色的餐车走了过来。

“谢谢你们,冲田,阿德蕾亚。”芙兰真诚地说。

她给在场的众人分别倒上一杯沏好的红茶,并从银托盘里夹起烤的热气腾腾的小甜饼分给大家。

还特地多给了黑杰克和Rick两块小甜饼。

“那么,我开动啦?”芙兰举起她自己那份小甜饼,笑得天真愉快。

相对而坐的两个男人无声地看了对方一眼,拿起面前的小甜饼,默默地啃了起来。

就像松鼠一样。

可爱极了。

 

 

 

 

 

 

 

 

 

 

 

 

 

 

 

 

 

 

皮诺可真的太难写了……捶地。

鬼知道该在哪里口齿模糊啊!简直就跟Squanchy一样难写!

中文翻译和日文的还不一定一样……真是要了命了。

Anyway,相互斗气的BJ和Rick,还有温柔可爱小天使芙兰,是不是都让人觉得可爱极了呢?

他们三个一定会相处得很愉快啦!

我这么相信wwww


评论 ( 14 )
热度 ( 29 )
  1. 鳕鳕鳕鳕鳕鱼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转载了此文字
    三个里两个都没看过,但是好可爱啊。。。甚至想入坑【等等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