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RHG中主吃ALL FLLFFL,别的也吃一点。
但是不吃Commander Red相关的任何cp
RNM中主吃ALL RICK,只要能搞他我不在乎是谁(当然,jerry不行,地球上其他男人都不行,地球人里只有morty可以,没错我就是偏心)
请不要在标记的tag底下随意刷别的cp谢谢

【ALL FLLFFL】龙骑士传说

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

咳咳,唱错了,唱错了。

是“在那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上古巨龙,他们强大又聪明,他们勇敢又……”

停停停,怎么画风开始不对劲了起来。

总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人们的口中流传出了远古的传说。在那海的尽头,山的边界,居住着一群身披鳞片,背生双翼,尖牙利爪,拥有强大魔法力量的巨龙。它们是这个世界规则的守护者,是睥睨众生的高傲存在。

据说,只有人类中最强的勇士,才能征服海上滔天的巨浪,翻越艰险的高山,历经重重苦难,来到巨龙的聚集地。而当他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成功将一头巨龙击败时,他就会得到巨龙的认可,成为万众瞩目的、独一无二的龙骑士!

……如果传说是真的就好了。

Yoyo合上从童年起就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童话书,仰起头靠在船舷上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个传说显然没有考虑到如果“人类中最强的勇士”多于一人的话怎么办。现在船上坐着……一,二,三,……六个人。每一个都声称自己才是唯一有资格获得龙骑士称号的人。这一路上他们不知道打了多少次,可就是没争出个所以然来。Yoyo口袋里那点本来就不多的路费,全用来赔偿道路旁农家们的损失费用了。

想到这里,Yoyo不禁环顾了一下周围,翻了个白眼。

一帮混蛋,挑事儿的时候叫得比谁都欢,一到赔钱就跑得比谁都快,嗖嗖几下全上天了。那个四眼的外星人,靠着触手,不会飞都能比别人多出来几条腿儿跑。还有那个“号称自己是个赤手空拳的格斗家”的,突然从天上召唤下来一个会喷火的十字架是几个意思?说好的赤手空拳呢?感情你只有揍人脸的时候才喜欢用拳头是吧?

Yoyo一边腹诽着,一边幸灾乐祸地瞟了一眼坐在旁边老友尚未消肿的脸颊。虽然Chuck替他当拳头是挺令人感动的啦,可是角斗的时候他那对讨厌的棍子老往自己胯下招呼是怎么回事?

阴人也不能阴自己的朋友啊。

哎,不过说到阴人,和那个背着四十米长刀、叼着根儿破烟、骂骂咧咧的糙汉子比起来,Chuck真的算得上是小儿科了。在场的所有人都亲眼见到了这个名叫Jomm的男人随手将一条金枪鱼分尸的画面。

那可真是鲜血淋漓、毫无鱼道、令见者哭泣、令闻者动容啊。

随后众人肚子里争先恐后响起的咕噜声是怎么回事。

反正Yoyo是绝对不会承认他看饿了的。

他十分怀疑这个自称是“黑暗世界的杀手”的男人,其实就是港口小餐馆儿的厨子。

放屁,厨子会有这么好的功夫吗。

Yoyo在脑海中唾弃自己。

……顶多就是兼职而已。

……说不定角斗才是兼职。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Yoyo就一眼看出,这个男人和他一样,穷得叮当响。

不要问他为什么知道。

经年累月的忍饥挨饿,让他早就可以嗅出对方身上是否有“穷人的气息。”

这样当他要挟别人请他吃饭的时候,他也可以放过那些贫苦的兄弟们。

唉,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正当Yoyo还在为着当今世道,人心不古唉声叹气的时候,一直站在船头沉默不语的黑发青年扭头喊了一嗓子:“我们到了!”

哦,还有他。我都快要忘了他的存在了。这个叫做Umbrella的臭小子,整天板着一张脸,就跟别人欠他二五八万似的。家里有钱了不起啊,不会异能就拿科技凑啊,真不要脸。

Yoyo一边跟在Chuck后面一边愤愤地想。

就好像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靠着一颗核爆悠悠球走天下的一样。

“这就是最后一座山了吧。”Chuck一上岸就用手搭起凉棚,迎着阳光抬头仰望着山顶,自言自语道,“上神保佑,我可不想再爬山了。崎岖的山岩咯的我脚疼。”

“那你还是尽早回家去吧。”背着十字架的Nhazul紧跟上前,面色不善地说,“这点伤痛都忍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做龙骑士。”

“恐怕你还没到龙跟前儿,就被对方一巴掌打趴下了吧。”四只眼睛的TNTL抱着肩膀嘲笑道。

Chuck搭在腰间的手指动了动,但他还是实在懒得和这两个家伙争论了。这一路上叮叮咣咣地打了不知道多少次,除了落得一身是伤之外就没有好下场。Nhazul那家伙一直把自己闷在深山里苦修,不谙世事,直来直去也就算了;怎么TNTL这种外星生物也性格恶劣,找点儿机会就嘲讽个没完没了?

哼,等着吧。等我成为了龙骑士,我要把你们这帮人全都一个一个干趴下!

当然,除了你,Yoyo。你还是可以特许获得挂在龙爪子底下的权利的。

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嘛。

Chuck冲不远处的好朋友眨了眨眼,做出一个“Good Job!”的手势。

Yoyo显然没明白他想表达什么,一脸迷茫地摊开手。

“诸位好运。我先走一步了。”

就在众人还在对着高耸入云的山头发呆的时候,Umbrella已经启动了背上的氢气背包,在一片徐徐冒着高热的蓝火推动下向上飞得不见踪影了。

“我操!”Yoyo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这家伙作弊吧?!这是作弊吧?!都会飞了你还要什么龙啊!自己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啊!”

“真正的勇士,是不需要这些旁门左道的。”Nhazul冷哼一声,把十字架往地上一插。

轰的一声,那玩意儿至少向下陷进去半米。

留在地上的众人都诧异地转过头来看着他。

格斗家面色沉静,双手摩擦,握拳:“我可以的。”

腰向下沉,双足发力,只听一声尖利的轻啸,Nhazul的身体像炮弹一样发射出去,紧紧贴在了嶙峋的山石上。从下面望去,那颗黑点只是停顿了几秒,就仿佛一条灵蛇一般,贴着陡峭的山壁,向上游去了。

“大家都这么努力了,我也不能放松呀。”TNTL似笑非笑地眯起眼,鲜红的长舌绕着嘴边舔了一圈,身后杂七杂八的触手迎着风猎猎飞舞。只见下一秒,那些漆黑的触手便无限伸长,牢牢抓握住一块凸起的山石,随即迅速缩短,带着TNTL的整个身体向上飞跃而去。

“Bye Bye啦亲爱的们~”

TNTL轻浮的声音渐渐远去。

“唉~有异能真是好啊。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有啊。”Jomm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嘴里的烟换成了一根狗尾巴草,一边津津有味地嚼着一边扛着他的大刀蹭了过来。

光是能扛动这么大一把刀这点,就已经算得上是一种异能了吧。

Yoyo和Chuck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吐槽。

“不能磨蹭啦。再不抓紧的话,就要被拉在后面咯~”Jomm把长刀的一头戳在地上,一只脚踩在刀刃上,手指不知道按下了哪里的开关。

巨量高热的蒸汽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嗡鸣声从刀刃出的开口喷涌而出,而矗立在这片死亡之地正中央的Jomm却仿佛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般镇定自若,嘴角甚至还开始流露出兴奋的笑容。

“THE GAME IS……ON!!!!”

在蒸汽推动下的Jomm如同火箭一般向着高山直冲上去,在快要撞上山石的时候,握着剑柄的手腕猛地发力,踩在脚下的巨剑硬是掉了个头,狠狠地插进山石正中。只听呛啷一声,金石交接,冒出点点绚烂的火星。

“IT WORKS.”Jomm似是自己也有点不相信似得挑起眉头,脸上的惊讶很快便转变成得意。他随手找了块顺手的山石把自己挂在上面,另一只手攥紧剑柄,两脚蹬着山壁,向后一拔!竟是生生把那只深深插入山石的巨剑拔了出来。

“嘿——小子们!”他挂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居然还有余力挥着巨剑冲下面喊话;那只看上去至少有一百斤重的巨剑握在他手里竟轻如鸿毛一般,“再不上来的话可就要被淘汰了哟!”

他的话还没说完全,就已经再一次启动了开关。只听嗖的一声,Jomm的身影便彻底消失在云端,看不见了。

“Yoyo啊……我怎么突然觉得,非常火大呢。”一直仰着头的Chuck恶狠狠地揉了揉发酸的后颈,狞笑着说。

“啊,我也觉得,拳头有点发痒呢。”Yoyo咬牙切齿地嘎巴嘎巴掰着自己的指节。

“SHALL WE DO THIS?”Chuck向他伸出手。

“LET’S.”Yoyo一边握住对方的手腕,一边掏出自己的悠悠球。

轰隆一声巨响。

一道橘红色的烈火裹挟着湛蓝色的闪电窜向了天空。

 

 

 

 

 

 

 

 

 

 

 

 

 

 

“最帅的总是最后一个登场!”

当Chuck和Yoyo兴奋地大吼大叫着从天而降的时候,他们万万没想到迎接他们的是一片寂静。

Yoyo正想开口问“怎么回事”的时候,从背后传来的一阵强烈得吓人的低气压便迫使他转过头来。

龙。

一头龙。

一头体型奇大无比,浑身绿麟的龙。

他看起来至少有四十层楼那么高:从地面上沿着那只细长优雅的颈子望去,竟一眼望不到尽头。只有当龙低下头来,用那颗又大又亮、如同琥珀般的圆眼睛好奇地看过来的时候,才能勉强窥到龙那三角形的脑袋、宽阔如蜥蜴般的嘴巴,和偶尔会从嘴边露出来的,足以把人身体捅个血淋淋的窟窿的尖牙。

Yoyo无暇去看两边人的表情,但是他可以猜到,他们肯定和他是一样震惊的。

看看那对可怕的翅膀!像蝙蝠一般骨架分明,中间只由薄薄的膜连接形成的龙翼,伸展开来的时候是多么的大得骇人啊!Yoyo发誓,自己一生中从未感到过如此渺小:当那对铺天盖地的翅膀伸过他头顶的时候,就连太阳的光辉都仿佛被笼罩在龙翼巨大的阴影之下了。

传说说的真不错:还真得是人类中“最强的勇士”才能打败这么个家伙。

而在见到了龙的真容之后,Yoyo十分确信,自己距离这个“最强”差得远了去了。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咯吱咯吱牙酸的声音。过了一会儿Yoyo才意识到是自己身边的Chuck在紧张地磨牙。他勉强在浩瀚的龙威下扭过头去,看见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好友脸色惨白,看起来下一秒就好像要尿裤子了。

“真是令‘人’意外。”龙开口了,轰隆隆的声音仿佛天上的滚雷,“已经有很久没有你们这样的小家伙来这里了。”

“尊敬的……龙。”Nhazul看起来是唯一一个还能好好说话的,尽管他背在身后的拳头也握得死紧,“我们此次拜访并无冒犯之意……”

“但事实上你们就是。”巨龙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琥珀色的龙睛毫不客气地紧盯着Nhazul,“你们难道不是抱着证实自己是人类‘最强’的目的,翻山越海,前来打败我的吗?”

“但……但是我们听说这……这里住着一群巨龙,可不是您……如此强大的您……这一条。”TNTL浑身抽抽着,口眼歪斜地勉强反驳了一句,立刻把巨龙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这里早就没有‘一群’龙了。”龙从鼻子里喷出几点火星,TNTL抽抽得更厉害了,而Chuck更是支撑不住,坐在了地上,“所有的巨龙,早就死了。死在你们人类可笑的虚荣心和自尊心之下。只剩下我一个,苟延残喘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传说是真的?!

Yoyo的心里“咯噔”一下。

照他这么说,以前得有多少人来过这里?又有多少条龙死在人类的手下?

他抬起头,环顾着周围。

这片看似“平静”的土地,究竟浸润了多少巨龙的鲜血?

“你们人类对于犯下过的累累罪行,不但不知忏悔,反而变本加厉地追过来,想要灭绝我的种族!”龙的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和悲伤,“难道你们手中的武器,是为了和平而来的吗?你们在来时的路上,难道没有想过怎样将我踩在脚下,耀武扬威吗?”

不……不是的!我们只是想要成为龙骑士,成为人们交口称赞的那个“最强的勇士”。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要将你们赶尽杀绝,从来都……

哦,得了吧。

一个细小的声音在Yoyo心底不屑地嗤笑道。

你来到这里的目的难道不是为了打败一条龙吗?不是为了成为被人们众星捧月的那个英雄,成为一个名利双收的传奇吗?你想一想看,在你来到这里之前,你对龙的了解又有多少?你连他们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所有关于龙的资料,都来自于远古的书籍和你自身的想象。

就凭这个,你也想得到巨龙的认可,让它心甘情愿做你的坐骑?

别做梦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得不,赐予你们应得的死亡……”龙缓缓抬起它的巨爪,锋利的尖端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跑啊!

众人心底只闪过这么一个词。

但是怎么跑?往哪儿跑?这片山谷四面环山,根本就是凹陷下去的一个大盆地。沿着来时的路爬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山的这一边看起来不知被什么打磨过,又陡又滑。

或许……或许我们还可以飞走。Yoyo将目光投向一旁的Umbrella,却只见到对方满头大汗地调整喷气背包的模样,而包上狂闪着的“能量不足”的指示灯可真是亮的刺眼;Nhazul一脸懊悔,嘴里喃喃地责怪自己不该把十字架草率地扔在山那边的地上;TNTL抖得仿恍若筛糠,不知道外星生物身体里有什么让他变成了对龙威抵抗最弱的那个;Jomm也是一脑门汗,脸上却还强撑出游刃有余的笑容,手上却不停地按着剑柄上的蒸汽按钮,却只能让剑刃喷出断断续续的蒸汽,如同垂死之人呼出来的气息;Chuck就更别提了,这么强的龙威下,他连站着都做不到,别说发动异能飞上天去了——那简直就是给巨龙攻击目标的活靶子。

而他自己的悠悠球……Yoyo对着心爱的武器苦笑了下。充能也不剩下多少了。来的时候浪费了太多能量在无意义的角斗上面,眼下紧要关头却是连逃走也做不到了。

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对着头顶上越来越大的阴影,Yoyo绝望地闭上眼。

 

 

 

 

 

 

 

 

 

来自头顶的压力突然消失了。

“我仔细想了一下,我果然还是做不到像你们人类那样,胜之不武。”

那是龙的声音,但是又和之前不大一样。龙威的压迫少了很多,也没有之前那如同滚雷般的回音。龙的嗓音听起来依旧沧桑,但是不知怎的,传到耳边,竟多了点温文尔雅的味道。

Yoyo忍不住睁开眼。

之前立在那里的,如同小山一般的巨龙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梳着绿色长发,身披甲胄,年纪约五十上下的中年人。他的眼睛和鼻梁都像猫儿一样细长,而嘴角更是仿佛要咧到耳根。岁月仿佛只在他的眼角和颈后留下了痕迹:没有盔甲覆盖着的上半身,更是肌肉线条分明,精壮得仿佛年轻人一般。然而,在那略显苍白的皮肤上密布的疤痕破坏了肉体自然的美感,狰狞扭曲的伤口仿佛在无声地诉说男人残酷的过去。

这是……刚才那条龙?

Yoyo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和刚刚听到的那个声音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从面前这个中年人的口中缓缓吐出:

“更何况,距离上一次什么人来,已经有几百年了。我必须承认,我很寂寞。”

龙将赤裸着的右手覆上胸膛,微微一笑。

“请和我来吧,尊贵的客人。”

他转过身,毫无防备地将后背展露给身后的敌人。

“今日就请让我尽主人之宜,好好地招待你们吧。”

“啊对了,”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停下了脚步,“我还没有做自我介绍。”

他面对着众人,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伸出手:

“我的名字是FLLFFL。”

“请问各位的名字是?”

六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所措,呆若木鸡。

















给群里写的龙骑士AU

不知道为啥字数爆掉了

反正应该还是没写完吧……

(黄沙还没填完又开新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但不会,而且美滋滋←不

反正就是……啊……抱歉,消失了这么久。

黄沙有点卡住,因为在磨一些计划外的东西。

最近忙实验室啊,对自己的写作能力稍微有点怀疑什么的啊,反正都是没更的原因之一吧

(你就是在为自己懒惰找借口←不

反正……

珍爱生命,远离生物啊,同学们。

痛心疾首敲黑板。

评论 ( 33 )
热度 ( 88 )

© 没有理智的老司机 | Powered by LOFTER